•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每日觀察!從人民幣SDR權重提升看銀行間市場創新發展

    來源: 中國金融新聞網 2022-07-21 10:06:10

    2022年5月1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宣布完成特別提款權(SDR)定值審查,決定SDR貨幣籃子組成貨幣種類保持不變,人民幣SDR貨幣籃子權重提升1.36個百分點至12.28%。調整后的人民幣籃子權重仍保持第三,僅次于美元(43.38%)及歐元(29.31%)。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此次SDR定值審查是人民幣2016年入籃后的首次調整,標志著人民幣國際化水平的進一步提高。從外匯交易及金融投資的角度看,近年來,以銀行間市場為代表的國內金融市場的改革發展與對外開放助推了人民幣在結算、計價與儲備等多領域的國際化使用,從而為人民幣SDR籃子份額提升提供了支持。

    人民幣SDR權重上調 人民幣國際化進一步加深

    SDR由IMF于1969年發行,其價值由一籃子儲備貨幣決定,可充當國際儲備用于償還國際債務或彌補國際收支逆差。2015年,IMF宣布人民幣于2016年10月起正式納入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入籃成為人民幣國際化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反映了IMF對人民幣國際化成績的充分肯定。2022年5月,IMF對SDR完成定值審查,決定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的份額從10.92%提升至12.28%。

    根據IMF標準,決定SDR貨幣籃子權重的因素主要包括出口份額(1/2)、外匯儲備份額(1/6)、外匯交易份額(1/6)、國際借貸占比(1/6)等。審查結果顯示,5年來,人民幣商品與服務出口占比較上一審查周期提高1.5個百分點至12%,外匯儲備份額提高1.6個百分點至2.8%,外匯市場成交份額提高0.2個百分點至2.2%,國際債券與銀行貸款余額占比分別保持在0.3%與0.9%的水平??傮w來看,出口、外匯儲備與外匯市場份額上升是此次人民幣SDR權重調整的主要原因,反映了人民幣在貿易結算、資產計價與外匯儲備等方面國際化的進步。而人民幣外匯市場份額與外匯儲備占比提升等成績的背后,則是近年來以銀行間市場為代表的境內金融市場不斷發展改革與對外開放的努力結果。

    人民幣外匯市場穩步發展 匯率市場化基礎更加牢固

    近年來,銀行間人民幣外匯市場不斷發展,為人民幣的“可自由使用”提供了良好條件。2021年,銀行間人民幣外匯市場成交31.3萬億美元,在2015年至2021年期間,日均成交量年化復合增長率達15%。銀行間人民幣外匯市場規模的快速增長,有力支持了人民幣占全球外匯交易份額的提升,國際清算銀行對全球外匯市場的調查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外匯市場人民幣交易量份額由2016年的3.99%提升至4.32%。

    同時,銀行間人民幣外匯市場深度及廣度穩步提升,市場流動性與人民幣匯率彈性明顯增強,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更加市場化。截至2021年末,人民幣外匯市場會員共計764家,較2015年末增長518家,市場參與者類型更加多元,交易需求更加豐富。

    市場流動性與匯率彈性方面,境內人民幣外匯市場亦有明顯進步。2021年人民幣對美元即期早盤最優雙邊報價點差基本保持在4個基點以下水平,已逐步接近國際主要貨幣對報價點差,全年人民幣對美元日均波幅為160個基點,較2015年提高90個基點。

    從人民幣匯率走勢看,2016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已走完兩輪升貶周期,人民幣匯率實現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并呈現出雙邊波動增強的特征。2022年上半年,人民幣匯率在多重因素下走貶。在此期間,人民幣中間價報價機制運行平穩,市場參與者整體更加理性成熟,在岸與離岸匯率價差總體保持在200個基點以內,以上都表明近年來境內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水平的不斷提升。

    不斷創新持續優化 便利境外機構參與市場交易

    自人民幣入籃至今,銀行間市場建設不斷推陳出新,深化改革,加大對外開放,實現了市場規模的發展與流動性改善,便利了境外投資者參與銀行間人民幣外匯交易及債券投資。

    一是開放外匯市場夜盤交易。2016年起,銀行間外匯市場閉市時間從16時30分延長至23時30分,實現夜盤(17時至23時30分)覆蓋歐洲市場主要開盤時段與北美市場早盤時段,為境外機構參與境內外匯市場提供更加靈活方便的時間窗口。隨著夜盤市場的開放與市場機構的積極參與,夜盤交易量占比逐年提升,2021年夜盤交易總量占比為2.5%,較2016年提高0.7個百分點。

    二是不斷完善交易機制,深化市場改革,持續改善市場流動性。銀行間外匯市場新一代平臺于2017年正式上線,新一代平臺新增即期撮合與可執行報價流模式,為交易需求出清提供了更高效快捷的渠道,市場報價質量也得以提高。2021年,即期撮合與可執行報價流模式分別占即期市場的47.2%和14.5%,反映新交易模式獲得了市場參與者普遍認可。同年,銀行間做市商制度改革深化,進一步完善做市商—嘗試做市機構—普通會員的分層流動性體系,實現做市隊伍結構的優化與做市業務競爭的加強,為市場提供了更豐富多元的流動性來源。

    三是穩步推進市場創新,便利境外機構投資參與境內人民幣市場交易及投資。除境外機構通過央行及境內結算代理人外,銀行間債券市場于2017年7月正式推出債券通,為境外機構參與境內債券市場交易,配置人民幣債券資產提供了另一條便利的渠道。此外,為方便境外機構的資金兌換及風險管理,銀行間市場進一步優化了境外機構直接入市和債券通項下的匯兌機制安排。自2020年起,境外投資者可選擇不超過3家銀行辦理資金匯兌和外匯風險對沖業務,以實現多方比價,同時支持境外投資者通過主經紀業務模式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辦理資金匯兌和外匯風險對沖業務。自2021年起,債券通項下推出外匯風險管理信息服務,香港結算行可基于債券通投資者授權,查詢交易真實性審核與監測所需的數據。

    銀行間市場的創新與優化吸引越來越多境外機構參與其中。截至2021年,銀行間外匯市場境外機構參與者共計176家,其中,人民幣外匯市場境外機構130家,較2015年末增加108家;全年境外機構在銀行間人民幣外匯市場成交9234億美元,占全市場總量的1.5%,較2015年提高1.3個百分點。債券市場方面,2021年底境外機構參與者及產品戶共計4567家,全年成交11.4萬億元人民幣,占全市場成交量的5.4%,較2015年提高5個百分點。

    穩慎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銀行間市場迎接新挑戰

    此次SDR定值審查上調人民幣權重,不僅肯定了人民幣國際化近年來取得的成績,也對我國境內金融市場的進一步改革發展與對外開放提出了挑戰。

    從審查結果看,目前人民幣國際化仍處于初級水平,尤其在外匯交易、外匯儲備與國際債務占比等金融領域,人民幣相對美元、歐元等還有較大進步空間。特別是IMF調研發現,境外機構認為境內市場存在交易成本高、操作程序復雜、交易時段不便、流動性偏低、產品和服務不足、資金跨境困難等問題。為此,銀行間市場在人民銀行等監管部門領導下,應繼續堅持市場驅動和企業自主選擇的原則,做大做強人民幣產品交易主平臺和定價中心,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慎推進。

    一是簡便境外機構入市交易及投資程序,積極引入境外機構參與銀行間市場交易,豐富市場參與機構類型與交易需求,提高市場對外開放程度。

    二是延長交易時間,完善交易機制。通過進一步延長閉市時間,實現北美市場開盤時段全覆蓋,便利北美機構參與交易;同時應繼續完善市場交易機制,用好做市商制度,多措并舉提升市場夜盤流動性,以此縮小市場報價點差,降低機構交易成本。

    三是豐富銀行間市場產品與服務??煽紤]加快推進外匯期貨等金融風險管理工具,并面向境外機構提供銀行間市場交易數據產品,以此滿足境外機構匯兌風險管理的需要,提升市場信息透明度。

    關鍵詞: 銀行間市場 人民幣國際化 個百分點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