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當前視點!藝術評論|昆曲創作如何塑造經典人物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1 16:48:25


    (相關資料圖)

    青春版《牡丹亭》,俞玖林飾柳夢梅,沈豐英飾杜麗娘

    塑造經典人物,向來是藝術創作的重中之重。就昆曲而言,侯方域的《馬伶傳》里,為了塑造《鳴鳳記》里的嚴嵩這一人物,伶人不惜為門卒三年,去當朝宰相家中“體驗生活”,細心觀察揣摩,方得大成?!袄デ屎蟆睆埨^青以“張三夢”著稱,不僅是因為《驚夢》《尋夢》《癡夢》三折戲為其擅長,更是因為她在《牡丹亭》《爛柯山》里塑造的杜麗娘、崔氏這兩個經典人物為世人所嘆服,因而享有盛名。戲諺有云:“把人物立在臺上?!奔词菑娬{塑造經典人物對于一部作品成敗的關鍵作用,它既是中心目標,也是評價標準,是劇場的觀演關系的中介物。通過經典人物的塑造,舞臺藝術得以開展并完成。

    但是,在昆曲領域,這一問題略顯復雜。因為昆曲是綜合性的藝術,而且有劇曲、清曲兩大系統,當然也包含有不同層面的藝術追求與評價標準,以及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審美取向,這些因素都可能導致分歧與爭議。本文所討論的主要是作為舞臺藝術的當代昆曲創作。

    在經典人物的塑造上,人們關注的往往是寫作與表演兩個環節。文學創作被稱作“一度創作”,舞臺表演被稱作“二度創作”。戲諺里有“人保戲”“戲保人”之說,說明了文學創作(戲)與舞臺表演(人)之間既相互獨立又相輔相成的關系。而在“戲”與“人”之間,“經典人物”貫穿始終,成為藝術創造的對象。就《牡丹亭》的多種當代改編版本來說,張繼青主演的《牡丹亭》以《離魂》作結,著重于渲染人物的悲劇性;白先勇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以“情與美”作為人物形象的核心,刻畫了人物情感的不同層次;張弘改編的精華版《牡丹亭》從“肅苑”到“回生”,則突出“花園”在全劇中的功能,“驚醒的花園”既是杜柳故事的場所,也是作為經典人物的杜麗娘的象征。陳士錚導演的全本《牡丹亭》雖較少對文本進行改編,但在人物形象的設計上,則賦予了現代感?!赌档ねぁ返漠敶莩霭姹究梢哉f明,即使源于同一原文本,但是通過劇本改編及演員表演,塑造的人物形象則千差萬別。

    昆曲創作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在寫作與表演之外,較少為人注意,但關系到昆曲創作的至少還有兩個環節:劇場與接受。經典人物的塑造過程,經歷寫作、劇場、表演、接受這四個環節的設計與打磨。也即,起始于文本上的寫作,再通過劇場的配置與設計,經由演員的演繹,最后與觀眾達成共情,最后才形成經典人物。這四個層面,各有其專業要求。從整體而言,貫穿與影響其間的要素又可歸納為三種:

    其一,量身定制。劇場藝術以演員為中心,昆曲創作圍繞主演來展開。根據主演的風格特點來選擇與創作相應的劇本,使人物形象與主演形象產生某種程度的關聯。也即是說,以主演為起點來進行創作,是塑造經典人物的法門之一。譬如,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及石小梅工作室,圍繞著具有獨特風格的女小生石小梅創作了一系列劇目,較早的《桃花扇》《牡丹亭》《白羅衫》,或較近的《宮祭》《哭秦》《乘月》等,這些作品不僅加重了男主的戲份,而且對人物形象進行了重塑。譬如《桃花扇》里的侯方域,在傳奇原本及民國的話劇版本里,侯方域是一個平庸乃至反面的人物,戲份也遠遠比不上李香君,但是在張弘改編的《桃花扇》里,與石小梅的表演風格相應,侯方域體現了包括作者孔尚任在內的文人的困境與無奈,更突出其內在的悲劇性,開掘了人物深度,因而塑造了讓人難忘的人物形象。

    其二,時代審美。與話劇、電影等“現代型”藝術不同,昆曲作為一種“傳統型”藝術,參與當代社會并發揮其作用。這就意味著昆曲創作應該參與甚至重塑時代的審美意識。在這一創造過程里,經典人物形象得以塑造。以“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的新編昆曲《十五貫》為例,除了該劇主題的改編應和了當時的政治形勢外,人們最為稱道的就是該劇里況鐘、過于執、婁阿鼠等人物形象,這些人物形象的塑造,除了角色行當的程式運用外,也得益于其對當代社會的審美意識的汲取,無論是況鐘式的“實事求是”,抑或過于執的官僚主義,或者婁阿鼠游手好閑的“二流子”形象,可以視作社會生活的投射,因而這些形象也獲得了觀眾的共鳴,進而成為政策的“教科書”被推廣。同樣,“一出戲復興了一個劇種”的青春版《牡丹亭》,以“情與美”為中心,將《牡丹亭》轉換為文學化或審美化的《牡丹亭》,因此獲得了青年觀眾的共鳴。時代審美創造了一個將作者、演員、觀眾聯系起來的共通的情景,而由經典人物的塑造體現出來。

    其三,想象劇場。經典人物的塑造,是在劇場里完成的。而劇場不僅僅是表演與觀看的空間,更是一個想象的空間。在以往對于人物形象的討論中,大多糾纏于人物的“真實”與“不真實”的問題,實際上似乎落入了二元論的陷阱。正如歷史是非本質的,或者更可以說是想象性的。戲劇里的人物,也更是一種想象的真實。昆曲創作里所塑造的人物,并非真實人物,亦非趨近真實的人物,而是一種“想象的真實”的人物。這種“想象的真實”,并非憑空構造,而是建立在“契約”之上的。這份“契約”的簽訂者,正是作者、演員與觀眾,且在劇場里實現。譬如白先勇觀看《長生殿》,評價蔡正仁為“天生的唐明皇”:“他在那兒,抖抖袖子,抖抖胡子,就把唐明皇一生的滄桑辛酸統統演出來了?!边@種感覺及其生成,便是一種建立在共同經驗上的“想象的真實”。

    張庚曾以張繼青的表演為例探討“體驗”與“程式”的關系。塑造經典人物,則可視作昆曲創作的系統工程,關涉到傳統與現代、政治與藝術、文本與劇場等因素,最終由舞臺上的演員表演呈現。在這一創造過程中,對于每一層面的精雕細刻與精益求精必不可少。以上筆者總結了昆曲創作的四個環節與三種元素,意在尋找一些可資借鑒的資源與經驗,以期對昆曲創作的現場有所裨益與參照。

    責編:勾曉慶

    關鍵詞: 藝術評論|昆曲創作如何塑造經典人物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