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世界今熱點:寫作技巧‖小說寫作的邏輯(鐘顏峰)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1 19:56:03

    出版優秀作品,打造知名作家

    祝大家新春快樂,文學路上碩果累累


    (資料圖片)

    小說寫作的邏輯

    (鐘顏峰)

    小說就是故事,小說寫作就是用文字講述故事。

    如何用文字把故事講述得精彩,小說寫作的邏輯至關重要。

    小說寫作的邏輯是一種人類思維屬性的廣義邏輯,是對接讀者認知、引導讀者思考和激發讀者想象的合理性。

    直白地說,小說寫作的邏輯就是如何用文字把故事講得像真的一樣,讀者看過之后覺得是那么回事兒。

    每一位作者都有自己的認知范圍、思考方式和想象空間,作者按照自己的認知、思考和想象去創作一部小說作品是合理的。同樣,每一位讀者也都有自己的認知范圍、思考方式和想象空間,讀者按照自己的認知、思考和想象去判斷一部小說作品的優劣也是合理的。

    每一位作者和每一位讀者都是定義合理或不合理的主體。即使是同一個故事,當主體不同時,合理或不合理的定義也不盡相同。

    舉個小例子說明,單位領導把原本屬于張三的一項工作交給了李四,并且要求李四加班加點完成。

    在普眾的認知范圍內,對于李四來說,別人的工作讓他加班加點完成,這是不合理的。對于領導呢,單位的工作不能耽誤,張三不能干,那就讓李四干,這又是合理的。

    如果上升到思考層面,單位領導為什么把張三的工作交給李四呢?因為張三請假了,所以把工作交給李四,這是合理的。單位領導故意為難李四,這也是合理的。

    再深度挖掘一下,如果單位領導交給李四的是一項有大利可圖,甚至是能夠積累到晉升資本的工作呢?那對于李四就是在不合理掩蓋下的合理,對于張三則是合理背后隱藏的不合理。

    如果提高到想象空間,單位領導秘密接到了一項有大利可圖并且能夠積累到晉升資本的工作。這項工作按照崗位分工是必須交給張三完成的,但是張三和單位領導不是一伙兒的,怎么辦?先創造機會讓張三休假,之后在順理成章地把工作交給自己人李四……

    在深度激發一下想象,單位領導秘密接到了一項能決定一伙兒人的成敗,甚至是能決定一伙兒人存亡的工作。李四和單位領導是一伙兒的,同時又是另一伙兒的成員,張三則是一名深藏不漏的高手……

    從一次普通的加班演變到一場生死大戰,在認知范圍直接關聯是不合理的。但是,經過思考的引導和想象的激發,最后又變成了合理。這就是小說寫作的邏輯的作用。

    我曾經用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帶著目標去閱讀過幾萬篇文學作品。剔除個性類小說作品,在所有流行的、膾炙人口的小說作品中都能找到小說寫作的邏輯。而且越是精彩的小說作品,小說寫作的邏輯就越嚴謹。

    說明一下,我帶著目標閱讀過的是幾萬“篇”文學作品,而不是幾萬“部”文學作品。像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算是十四部文學作品。像《特別文摘》雜志,一本中大約有九十多篇文學作品,月刊,全年十二期,五年六十期有五千多篇。類似的還有《中年讀者》、《文摘旬刊》《小小說》、《微小說》、《讀者》、《故事會》、《收獲》、《十月》,等等,還有網絡文學等。當年,我是在報刊發行及零售部門工作,每天下午基本都是閱讀時間。近水樓臺,除了自己訂閱的雜志還有很多雜志可以借閱。

    當年的工作經歷算是我熱愛文學的新起點。我熱愛文學,因為文學是人類思想的有形表達、是記錄人類思想的載體、是人類不斷進步的根源。

    文學還是指導我個人思想不斷進步的導師。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在思想的角落存在著很多很多“小聰明”。在我沒開始寫小說之前,甚至為自己的各種“小聰明”沾沾自喜。開始寫小說之后,通過我自己對小說中人物和情節的設計,讓我漸漸明白了我的那些小聰明僅僅是我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在別人眼里不過是“止增笑耳”。當我開始創作《平凡》的時候,明確堅定了一個人生道理——小聰明僅僅是用來耍的,心底無私才是做人的正道。

    這種改變對我個人的日常行為影響非常大。

    比如說,我忘了一件領導交代的事情。在改變之前我會找各種理由或者是編各種理由去解釋,每次無論是找理由還是編理由的時候我自己都有壓力。改變之后,我就直接告訴領導是我忘了,自己一點壓力都沒有。在改變之前,無論是我找的理由還是我編的理由,其實在領導心里最多只相信一半,我甚至因此被標記成了撒謊的人。在改變之后,在領導的心里對我就算是不滿意,至少把我看成了一個誠實的人。

    文學創作不僅是我內心的獨白,還是我放飛思想的自由空間。小說寫作的邏輯真實地改變了我對現實生活中各種事情的思考方式。前文中舉例的加班,在我過去的實際工作中遇到過很多次,就是現在也時常會遇到。從一開始的不理解、氣憤,后來在被迫中不得不接受,現在是且玩之且樂之。

    文學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小說寫作的邏輯同樣也是來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

    僅以我個人的理解和領悟,從以下四個方面具體講述一下小說寫作的邏輯。

    第一、文字表達的邏輯

    用文字去講述故事,最基本的前提是要保證讀者能讀得懂,讀得懂之后才可能理解故事。

    每一位作者都是個性鮮明的主體,在小說創作的過程中都掌握著定義合理或不合理的權利。排除個性類小說作品,作者講述故事所用的詞語、句子能讓讀者讀得懂就是合理的。

    傳說,李白寫完詩后會讀給老太太聽,老太太能聽明白的就是好詩,聽不明白的就不是好詩。對于小說作品也一樣,讀者能讀得懂的就是好作品,讀者讀不懂的就不是好作品。

    故事在作者心中是熟悉的、完整的,但是對于讀者卻是完全陌生的。

    比如說,張三能滾瓜爛熟地背誦《岳陽樓記》,而李四從來沒聽過《岳陽樓記》,如果張三一口氣背誦完《岳陽樓記》,李四能聽懂多少?李四有可能感受到《岳陽樓記》的美嗎?

    再比如說,張三了解李四的為人,而馬五從來沒聽說過李四這個人,張三對馬五說“李四就是那樣的人”,李四是什么樣的人,在馬五心中對李四能有概念嗎?

    作者一定要站在讀者的角度,用最通俗易懂的詞語和句子去講述故事。這個看似簡單的道理,但是有的時候真的會讓人很為難。我在寫作中就經常會遇到,有些是我個人喜歡的詞語和句子,但是不適合用于講述故事,我只能選擇放棄。這對于我的個人喜好而言是不合理的,但是對于讀者而言卻是合理的。

    我曾經為之糾結過很長時間,后來想通了,要么就是以自我為中心,把自己的作品歸類為個性類;要么就是以讀者為中心,放棄自己認為合理的個性;要么就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寫作水平,把自己的個性完美融入作品。

    這也是我個人定義一名作者成長的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能寫出一些故事,把自己能想到的和自己認為好的統統都塞進了故事里;第二階段是能寫出讀者讀得懂的故事,在自己的取舍中以讀者為中心;第三個階段是能寫出讀者認可的故事,用自己的個性把故事講述精彩。

    小說寫作在通俗易懂的前提下,還要盡可能地回避可能產生歧義的詞語和句子。因為漢字是神奇的、精彩的,漢字組成的詞語和句子更為神奇、更為精彩。而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閱讀習慣和理解方式,即使是很簡單的句子也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理解。

    比如說,熊出沒注意!

    本意應該是——熊出沒(mò)注意!

    而我的好幾位朋友都理解成——熊出沒(méi)注意!

    “熊出”在東北的方言中算是貶義詞,比如說形容一個人——看某某那熊出!

    如果寫成“熊出沒,注意!”產生歧義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

    文字表達的邏輯就是用最通俗易懂的詞語和句子進行精準描述,讓讀者看得懂,讓讀者明白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

    第二、情節設計的邏輯

    我個人的觀點是,在小說寫作中情節設計的邏輯并不是說只能選擇符合故事發生發展的情節,而是說一個情節的發生發展要有符合它發生發展的邏輯。

    比如說,一個人在空中用雙手托起一架正在墜落的波音747客機。如果是我在空中用雙手托起一架正在墜落的波音747客機,這絕對是不合理的。但是,超人在空中用雙手托起一架正在墜落的波音747客機就是合理的,因為他是超人,他把紅褲衩穿在了外面。

    文學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如果小說中所有的故事情節都在讀者的預料之內,那就相當于失去了文學的魅力。

    故事情節超出讀者的預料,這樣對讀者才有吸引力。但是,前提是必須要有一個能讓讀者理解的、符合情節發生發展的合理邏輯。

    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某些電影讓很多人看不懂。我曾經帶著這個疑問反復觀看過某些電影,也就某些電影和好多人交流、探討過。某些電影讓很多人看不懂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在電影中很多情節發生發展的邏輯沒有被觀眾認可,甚至在某些電影中根本就沒有符合情節發生發展的邏輯。

    觀眾看懂電影的難度系數要比讀者讀懂文字故事的難度系數低很多很多。同理,讀者如果不能理解小說中的故事情節,那也是因為小說中故事情節發生發展的邏輯沒有被讀者認可。

    情節設計的邏輯不同于科學研究的邏輯。這種邏輯只要能對接讀者認知、引導讀者思考和激發讀者想象就是合理的。

    比如說,在很多電影中汽車掉下懸崖就會發生爆炸。真實情況是不會發生爆炸的。那為什么絕大多數觀眾會相信呢?因為在絕大多數觀眾的認知中汽車里有汽油,汽車掉下懸崖會發生撞擊,撞擊會產生火花,花火會點燃汽油。這就是汽車掉下懸崖會發生爆炸的合理邏輯。

    再比如,很多電影中的人物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畫面經常中會有一個關于飛機或機場的鏡頭。這個關于飛機或機場的鏡頭就是在告訴觀眾——人物是坐飛機去的,飛機或機場的鏡頭就是人物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合理邏輯。

    在美國某些純商業化的電影中,為了快速標記壞人,壞人會隨便開槍打死幾個無辜的路人。美國的壞人就那么囂張嗎,在無利可圖的前提下就是為了挑戰美國警察嗎?當然不是。作為純商業化的電影,完全是以經濟為目的,只要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向觀眾表明那些人是壞人就可以了,甚至說是在面上能糊弄過去就行,對于純商業化的電影來說在邏輯上這是合理的。

    以上幾個小例子都是觀眾在認知范圍內就能接受的合理邏輯。類似的情節出現在小說中,讀者在認知范圍內一樣能理解。

    再深一層是需要去引導讀者的思考方向。

    比如說,人物的胸口被擊中了一槍。在普眾認知范圍內,人物一定是掛掉了。怎么合理地讓觀眾或讀者接受人物沒掛掉呢?常見的情節設計是在人物胸前有一枚錢幣、胸章或是一個酒壺。用錢幣、胸章或酒壺去引導觀眾或讀者去思考的方向,是錢幣、胸章或酒壺擋住了子彈,所以人物才沒掛掉。

    再比如說,在某部電影中,有兩個人把一艘小船倒扣在頭頂,托舉著直接從水底走到了對岸。倒扣的小船就是導演設計的引導觀眾去思考的方向,因為在倒扣的小船的船艙內會存儲一定的空氣,有空氣就能保證兩個人呼吸,兩個人就能從水底走到對岸。

    以上兩個小例子都是在觀眾或讀者思考后才能接受的合理情節。至于錢幣、胸章或酒壺能不能擋住子彈和兩個人能不能舉起小船,等等,都被絕大多數的觀眾或讀者忽略了,甚至根本不影響情節對觀眾或讀者的吸引。

    最深層次是激發讀者的想象空間。

    比如說,形容一個人物成功的艱辛,說他吃盡了人間的苦。人間的苦是什么?每個人都有各自經歷過的苦。喝茅臺就頭疼,而且還不能不喝,這是苦;終日勞作才勉強溫飽,這也是苦;我在寫作的時候,時常是盯著屏幕幾個小時才寫出一二百字,這也是苦。吃盡了人間的苦,每一人經歷過的苦和所能想象到的苦都算。

    再比如說,形容一個女人的美麗是意象之美。每個人都有定義美麗的標準,花容月貌、沉魚落雁、風華絕代、玉骨冰肌等等。意象之美,每一個人定義的美麗和所能想象到的美麗的樣子都算。

    小說寫作中的故事情節是由作者設計的,故事情節發生的邏輯是由作者去引導、去激發的,這種邏輯的嚴謹程度也是由作者掌控、收放的。絕對不是說這種邏輯越嚴謹就越好,可以根據不同故事的悲喜效果進行適當調整,甚至可以進行大幅度調整。

    比如說,人物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用飛機或機場作為地點改變的邏輯,這是嚴謹的。

    再比如說,當年某部熱播的電視劇中,其中一個人物用收攏窗簾的鉤子做成了一個能助力上墻的飛爪鉤。這種邏輯就是不嚴謹的,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到觀眾對電視劇的熱愛。

    我說它的邏輯不嚴謹有兩個原因:第一,收攏窗簾用的鉤子強度和硬度都不夠,做不成能夠助力上墻的飛爪鉤;第二,很多觀眾的家里都有收攏窗簾用的鉤子,不用去做成飛爪鉤,用手去試試強度和硬度就完全可以驗證了。這個例子不同于汽車掉下懸崖就會發生爆炸的例子,因為汽車掉下懸崖會不會發生爆炸這件事兒是很難很難去驗證的。

    作者還可以根據自己創作小說作品的目標去調整情節設計的邏輯。

    如果作者僅僅是為了完成一部小說作品而去創作,那對于情節設計的邏輯就完全可以參照上述美國純商業化電影的邏輯,停留在部分讀者的認知范圍就差不多了,甚至作者自己認為合理就可以了。

    比如說,在很多演講中,都是在用成功的例子去標榜成功、用失敗的例子去打擊失敗。某某做電商成功了,我們要想成功就必須去做電商。某某搞養殖失敗了,我們不想失敗就一定不能去搞養殖。雖然是空洞的,但是依然能營造出慷慨激昂的效果。

    小說作品也一樣適用。

    比如說,王小帥在心中一直默默地愛著張美麗。知道張美麗喜歡吃豆腐腦,王小帥就每天凌晨起床做豆腐腦,每天五點鐘準時出現在張美麗家門口,而且豆腐腦只賣給張美麗一個人;張美麗的手指扎了根刺,流血了,王小帥抱起張美麗跑到醫院,對醫生大聲說“大夫,請你一定要救活她,需要多少血從我身上抽,把我的血抽干我都心甘情愿?!薄?,等等。這樣的情節也會吸引一些讀者,甚至會有一些讀者羨慕張美麗,因為張美麗有王小帥這樣的人愛著她。至于王小帥會不會做豆腐腦、張美麗需不需要輸血、王小帥的腦子里是不是缺點啥,等等,對于一些讀者是根本不會去考慮的。

    如果作者想要創作出一部經典的小說作品,情節設計的邏輯就必須去引導讀者的思考、激發讀者的想象。

    比如說,張三開飯店成功了,李四也想開飯店?先去引導讀者的思考,張三開飯店成功的基礎是什么?干凈衛生、物美價廉、地理位置好、服務態度好等等。再去激發讀者的想象,李四開飯店也能成功嗎?李四也同樣能做到干凈衛生、物美價廉、地理位置好、服務態度好等等,而且李四家里還有蔬菜大棚,在菜品質量和價格方面都比張三更有優勢,所以李四開飯店也能成功。

    小說作品中情節設計的邏輯不同于現實生活,在現實生活中李四即使擁有比張三更多的優勢,也可能會因為意外因素而導致失敗。但是,在小說中創作中,在作者的筆下可以把意外因素全部剔除,李四一定是成功的。

    情節設計的邏輯還可以讓一個情節的發生發展從不合理變成合理。

    比如說,在前文王小帥和張美麗的例子中,王小帥家里本來就是做豆腐腦的,每天凌晨起床是幫父母做豆腐腦,每天去市場賣豆腐腦恰好在五點鐘經過張美麗家門口,豆腐腦只賣給張美麗一個人是因為急著去市場只能耽誤賣給張美麗一份豆腐腦的時間。張美麗的手指扎了根刺,流血了,王小帥終于有了接近張美麗的機會,于是抱起張美麗跑到醫院。王小帥想借此機會向張美麗表達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故意對醫生大聲說 “大夫,請你一定要救活她,需要多少血從我身上抽,把我的血抽干我都心甘情愿?!?/p>

    在小說的創作中,情節設計的邏輯合理,就會讓讀者覺得故事是合理的。

    第三、人物設計的邏輯

    在我創作小說的過程中,人物設計的邏輯是最難平衡的。

    人物是故事的主體,圍繞著人物發生發展的故事就是對人物個性的描述和定義。用故事去強化人物鮮明個性的同時很容易導致人物設計的邏輯不合理。

    比如說,我在一篇文章中描寫唐朝草圣懷素的時候,有一位老師指導我一定要重點寫出草圣懷素的狂,狂到什么程度呢?唐朝詩仙李白想要見草圣懷素都要等上三天。這個故事對于描寫草圣懷素的狂是絕好的。但是,在我心中對草圣懷素的定義是才德兼備,詩仙李白比草圣懷素年長很多,讓年長的詩仙李白等待三天,在體現出草圣懷素“狂”的同時也挑戰到了草圣懷素的“德”。

    如何用這個故事完美地體現草圣懷素的狂,我思考了好幾天。同時,這個故事還涉及到了情節設計的邏輯。比如說,草圣懷素被強盜綁架了,三天后來才被解救出來。在這種不可抗力的情況下,詩仙李白等的這三天就體現不了草圣懷素的狂。

    最后我的設計是,在懷素徒步去見詩仙李白的路上巧遇了故交友人,故交友人因意外受傷而無法完成朋友的委托,懷素為了幫助故交友人改乘馬車趕路,用改乘馬車節約的三天時間去幫助了故交友人,同時也讓詩仙李白等待了三天。

    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設計對草圣懷素的“德”沒有任何影響,同時也用詩仙李白等待三天的故事進一步體現了草圣懷素的狂。

    在現實生活中,我見過有很多人在炫耀自己或是博取別人同情的時候對其自身人物設計的邏輯都是不合理的。

    比如說,有某人在酒桌上炫耀自己家有多少多少好酒,但是同桌的人都從來沒喝過他炫耀的那些酒。某人的出發點是想表達自己多么多么牛,但是他忽略了聽者會考慮的問題:你家有那么多好酒為什么不帶來點與大家分享?你是在閉著眼睛胡吹還是在告訴大家自己是鐵公雞?

    再比如說,有某團隊對外宣傳的口號是配送速度快,而且該團隊的內部管理也是以配送速度掛鉤薪酬的。突然有一天,該團隊在媒體上發文,請廣大用戶體諒其員工工作的艱辛進而去理解、接受配送速度慢的有償服務。借用一句小品的臺詞——你當初的承諾呢?

    在我看過的小說作品中也存在好多好多類似的例子,因為人物設計的邏輯不合理讓讀者產生了一種好人不好、壞人不好的感覺。

    比如說,在我看過的某小說中,主人公的形象定義是為人慷慨、仗義疏財。一天在路上看見一對可憐的母女,惻隱之心大動,立即把自己身上的少部分錢和朋友身上的大部分錢全部都慷慨地送給了那對可憐的母女,后來那個女孩因為感激而嫁給了主人公。我在小說中沒有找到主人公把錢還給朋友的情節。如果作者是想用這個情節去彰顯主人公慷慨、仗義疏財就不合理了,因為其中大部分的錢不是他的。我讀后的感覺這個主人公是比較雞賊的。

    如果作者在后面加上主人公把錢還給朋友的情節,朋友不要,他一定要朋友收下。兩個情節一結合,主人公為人慷慨、仗義疏財的個性就更鮮明了。

    再比如,有一部小說中,一個負面人物的形象定義是無惡不作。這個負面人物也的確做了很多壞事,搶小孩的糖、放別人自行車的氣、打人家玻璃、偷汽車,等等。但是,這個負面人物對自己的父母甚至比正面人物對自己父母還要孝順,而且還有一次為了救兩名落水兒童自己差點被淹死。結局是這個負面人物在正面人物的追趕下意外掛掉了。我看完小說后,感覺這個負面人物做壞人是不成功。

    人物設計的邏輯是保證故事中人物個性鮮明的基礎,要保證故事中人物鮮明的個性,為其設計的邏輯就必須嚴謹。

    第四、主題設計的邏輯

    主題設計的邏輯是小說寫作方向的保障。

    也許很多人會認為這是最簡單的。方向嗎,完全掌握在作者手中,想往哪個方向寫就往哪個方向寫唄。

    對于名家大腕級別的作家也許很簡單,但是對于我這種文學愛好者級別的作者來說真是很難很難!

    我在修改《平凡》的過程中,掙扎了好幾天才痛下決心刪掉了一個將近5萬字的故事。在向青年作家網汪主編提交《神探東川》的時候,又是帶著痛和不舍刪掉了一個2萬多字的故事。

    我當時在寫《平凡》的時候,被刪掉的那個故事絕對是我冥思苦想、絞盡腦汁、搜腸刮肚才完成的。當時,在我的心中甚至為了那個故事偷偷驕傲了好幾天。但是,在我修改《平凡》的時候卻發現那個故事對于整部小說的方向沒有絲毫意義,甚至會產生不好的效果。我想了好多辦法去嘗試修改,因為個人能力不足,最后也沒有找到讓故事合理發生的邏輯。

    我仔細回憶過當時的創作過程,就是腦海里突然跳出來的一個故事,根本沒有去考慮是否符合《平凡》主題設計的邏輯。結果辛辛苦苦寫了好多天,最后無奈刪掉。

    真誠地希望我的故事能起到提醒的作用,讓和我一樣的文學愛好者級別的作者少走一點點彎路。

    經歷過幾次刪除經歷之后,我反思過很長時間,為什么同樣的錯誤會反復地犯?我總結的原因有兩點:第一,我沒有把主題設計的邏輯提高到應有的高度,沒有讓其成為指導、監督我寫作方向的保障;第二,是我當時的思想進入了誤區。我自認為我設計的故事是精彩的,這種自我認定的心理讓我忽視了整部小說主題設計的邏輯。

    僅以我個人的經歷和感悟剖析一下當思想進入誤區后的危害。

    那真是很可怕很可怕的!

    東北有句老話說——咬著木頭橛子,給麻花都不換!

    思想進入誤區后大致有兩種表現:一種表現是,不知道自己是錯的,盲目地自我認定后,認為自己找到了真理;另一種表現是,知道自己是錯的,依然會去尋找各種借口、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的錯。

    引用一個真實的小故事:我曾經聽一位領導講話,把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中的“跬”讀成了wā,第一遍讀的時候臺下沒有人鼓掌,這位領導又讀了一遍,臺下掌聲響起。這位領導滿意地看著臺下非常自信地拓展開“蛙才多小啊,它要蹦跶一千里需要付出多大努力?我們企業就需要這種精神……”。

    事后,我想辦法看到了秘書給領導寫講話稿,“跬”字沒寫錯,也沒有“蛙才多小啊……”那一大段。

    如果去分析那位領導在講話當時的心理“蛙才多小啊,它要蹦跶一千里需要付出多大努力”,這是那位領導自我認定的真理。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把錯誤當成了真理。那位領導把一個字讀音的錯誤,盲目自信地提高到了泄露自己文化水平的高度。

    再引用一個真實的小故事:我單位某部門,在上級梳理崗位和人員的時候發現百分之四十以上的都是那個部門中大小頭頭家的親屬。那個部門領導給出的解釋是,因為當時招不到人,實在沒辦法了才動員家里的親戚來單位幫忙的。

    以上兩個小故事都是真的。類似這樣的小故事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很多。

    以我本人為例,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我都無法避免我的思想進入誤區。在現實生活中,笑一笑就過去了,甚至很多人根本沒有思想進入誤區的概念。

    但是,作者的思想誤區在讀者眼中絕對過不去!

    生活中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中心。而小說作品是給讀者看的,讀者才是中心;生活中,我買一件衣服,無論別人認為好不好看,都絕對不會影響保暖的效果。小說作品呢,如果讀者認為不好看,那也許就很少有人看了吧。

    這就是文學高于生活的地方!

    綜上所述,就是我個人對小說寫作的邏輯的理解。

    文學在每一個的心中都是至高無上,文學創作又是天下最公平的事情。因為,每一個人每一天都生活在故事中,不是在演繹著自己的故事就是在欣賞著別人的故事。

    作者簡介:鐘顏峰,男,青年作家網簽約作家。文學是我心中的凈土,余生會用勤奮和努力去守護!

    ***本文由青年作家網湖南融媒體工作室發布***

    ★★★★★往期閱讀★★★★★

    關鍵詞: 寫作技巧‖小說寫作的邏輯(鐘顏峰) 寫作技巧 小說_文化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