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新動態:讀?。簠遣T“缶道人”,別小看吳昌碩的小印,它其實復雜著呢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1 20:50:19

    接著讀吳昌碩的印。

    提起吳昌碩,我們常常想起這樣的字眼,渾厚、雄壯、蒼古、老辣,于是在印象中,就覺得吳昌碩的篆刻偏于“大氣雄渾”一路,是真正的“大寫意”,但其實這是一個誤區。吳昌碩的印雖然是“大寫意”不錯,但實際上,“他的印面效果看似妙手偶得,而實是精心理性的安排”,他實際上是“用‘工筆’的手段去求寫意的效果”,是“寓靈秀于樸拙”的(李剛田語)。所以,他的小印也不簡單,依照我們前面說的“大印求氣魄、小印求精微”來觀察吳昌碩的小印,同樣可行。


    (資料圖片)

    就比如這方刻于41歲時的“缶道人”:

    (吳昌碩和他的“缶道人”)

    “缶道人”是吳昌碩的別號,他的“別號”很多,但與“缶”相關的最多,吳昌碩這里所傾心的“缶”,不是《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中記載的藺相如讓秦王擊的樂器“缶”,而是古代一種大肚子小口兒的瓦器(或陶質),它非常樸素,不名貴,不精致,但卻非常實用,能裝糧食和水、酒,容量大,不易外溢,是內涵淳厚而不張揚的器物,這正是吳昌碩所崇尚的品質。

    吳昌碩的家藏中,有一件古缶,是古董商人金杰(字俯將)所贈,吳昌碩曾為其手書“道在瓦甓”四字,吳昌碩別號里的的“缶”字大抵就來源于這個古缶。

    (吳昌碩的缶)

    顯然,這是一方自用印,我們說過,大篆刻家的自用印,基本上都是非常精心的作品。

    來看這方?。?/p>

    1、字法、篆法上的調整。細心的愛好者初看這方印,常常會以為這方印的“道”字“篆”錯了。因為很明顯,“道”字中的“首”,除了頭發之外的“人臉”部分通常應當是一個“目”,里面是兩橫,而吳昌碩這里卻刻成了“曰”,里面只有一橫。

    實際上,這不是字法上的錯誤,而是吳昌碩在篆法上有意的選擇,“首”字在造字之初,其實就是一個人頭部的象形,上部是頭發,下部是人臉,中間的“兩橫”分別代表的是“眼睛”一線和“嘴巴”一線。

    (首的字形演變)

    因此,藝術家們在滿足印面需求時,常常依據空間需求簡化“道”字的“首”部,將“目”改造成“曰”,因為這樣并不影響它對人臉的象形,即所謂的“不害六誼”,比如漢印中就有很多這樣的用法:

    (漢印中“道”的篆法)

    吳昌碩10歲入私塾,17歲參加童試,22歲正式入泮成為生員,26歲師從清末著名的學者、文字學家、書法家、經學家俞樾學習“小學”和辭章,所以,吳昌碩的“小學”根基是非常扎實的。我們在學習吳昌碩的過程中,基本不用擔心吳昌碩會出“字法”上的錯誤,他印中的“篆法”改造,常常能給我們提供創作的思路(這也是吳昌碩成為篆刻大師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受過嚴苛的舊式“小學”教育)。

    這方印的篆法選擇還有一點值得一說,就是三個字選擇了“兩圓一方”的篆法,“缶、人”選擇了相對較“圓”的篆法,而“道”選擇了較“方”的篆法,加上“缶”字占兩個字的位置,這實際上促進了章法上的“三圓一方”。這是篆法對章法的影響。

    2、章法上的改造。這方印最大的章法特征是“拆字”,即將“缶”字拆散,占兩個字位置,并通過加粗筆畫的方式與左側達成平衡?!绑镜廊恕比齻€字,兩疏一密,吳昌碩選擇用“缶”字獨占右側,是因為“缶”具備上下“拆開”的可能,雖然“缶”是象形字,是獨體字,但它畢竟比“人”字更有拆開的可能,(“道”字不能拆,因為需要它的“密實”效果)。

    (拆字后形成的四字印效果)

    通過這個拆字,從視覺效果上,這方印視覺上變成了一方四字印,因此,安穩多了。

    這方印章法上的第二個特點是“疏密”,其實就是“道”字天然的密與“缶”、“人”天然的疏的對比,“人”字下方的“紅地”非常顯眼,“缶”字上下兩部分不規則的“紅地”也同樣對“道”字的密實產生視覺對比,達成上面說的“三疏一密”的效果。

    還有一個“三重一輕”,即吳昌碩加重了“缶”字上下兩部分的筆墨效果,整個“缶”字顯得“重”了很多,于是達成了與“道”字配合的“三重一輕”,與上面說的“三疏一密”放在一起考量,這方印的對比性、團聚性都格外強烈。細細思考,這真是匠心獨運的精彩??!

    (“三重一輕”與“三疏一密”的咬合)

    其實做完這些處理,這方印已經非常安穩和團聚了,吳昌碩又打通了“缶”與“人”字,以增加印面的團聚;又預留了相對較為厚重的底部印邊“紅地”,以增加印面的穩定。

    吳昌碩對于印邊的利用,真正達到了所謂的從心所欲的“化境”,我們以后還會多次再提到。

    3、刀法與筆法-見刀見墨。吳昌碩學鄧石如、更學吳讓之,同時也推崇趙之謙,所以,吳昌碩的作品是“印從書出”與“印外求印”的集大成之作,也是“見刀見墨”,刀墨并重的作品。

    觀察這方印,我們會看到“缶”字濃重的墨意,甚至“道”字的“首”部也充滿的筆墨韻味,特別是“缶”字那深重的墨點;又可以在“道”字的“辵”部,以及“人”字里看到清晰的刀情石趣:“辵”部和“人”字右筆的轉折真如“折釵股”勁力內含,彈性十足,而“人”字的左筆,卻又如鋼針鋒利,中鋒挺進,力與神同在。

    (筆墨韻味與刀情石趣)

    吳昌碩學篆刻,用刀始于浙派切刀,后轉向皖派,又以沖刀為尚,最終轉變為不拘刀法的沖、切、披、削結合,他的鈍刀猛沖,基于他精準的控刀能力,他刀法所表現出來的筆墨韻味與刀情石趣,源自他的審美積累。因此,我們要學吳昌碩的刀法,固然需要調整適配的刀具(就像學黃牧甫,刀要薄而鋒利一樣,學吳昌碩需要鈍刀),但很多問題并不是換一把吳昌碩的圓桿鈍刀就能解決的。

    (吳昌碩用過的刀)

    我們在臨習作業中很少講到刀法,是因為刀法常常在于具體操作者的自我體會,并且這種根據不同的石料,不同的字體,不同的筆法和某一方作品需要表達的不同意境乃至在氣氛下選擇不同的刀法。

    當我們審視完這一方小小的自用印之后,我們還能說吳昌碩的小印簡單嗎,顯然不能,它復雜著呢!

    (【布丁讀印】之138,部分圖片源自網絡)

    關鍵詞: 讀印吳昌碩缶道人 別小看吳昌碩的小印 它其實復雜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