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全球觀焦點:門人半是知己 顧曲人均行家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2 05:58:42

    《紫藤圖》 齊白石 1919年


    (資料圖片)

    《泛舟太液池》 于非闇 ◎解三酲

    北京畫院《門人半知己——齊白石于非闇王雪濤花鳥畫新境》開展,齊白石的大寫意,王雪濤的小寫意與于非闇的工筆濟濟一堂。畫院多年來一直堅持對白石作品進行各種角度的深研、策展,去春國家博物館也舉辦了王雪濤的個展,取名“生趣盎然”。于非闇同為齊氏門人,也在1957年后供職畫院,其作品近年來卻較少集中在京亮相,只零星見于幾次工筆、花鳥匯展,此次展出尤為難得。

    于非闇比王雪濤年長十余歲,拜入齊門則晚于后者,兩人均是帶藝投師,成熟期的藝術面目各不相類,但對花鳥畫的師古人與師造化的辯證統一,都頗有心得,也稱得上是乃師的知己。與二位同樣在1920年代師事白石老人并為后者親口認證為知己的,還有一位響當當的人物,就是其時早已成名的梅蘭芳?!岸駵S落長安市,幸有梅郎識姓名”的故事膾炙人口,就是發生在1920年梅蘭芳的事業伙伴姚玉芙的婚宴上。梅蘭芳的畫作,也曾于前年畫院所辦《知己有恩——齊白石的師友情緣》展覽上展出。

    就在姚玉芙婚宴同月,齊白石拜訪梅宅綴玉軒,欣然為梅蘭芳留下草蟲畫作,梅則報以一曲,齊白石“聞其聲悲壯凄清,樂極生感”,歸家寫下紀事詩“今日相逢聞此曲,他時君是李龜年”。至于梅蘭芳當時唱的是什么,《白石自述》記錄的是《貴妃醉酒》,梅蘭芳自己印象里是《刺湯》。1920年秋直皖戰爭方告段落,“飛塵十丈暗燕京”,不管是樂極生哀的《醉酒》,還是悲凄的《刺湯》,此時苦中作樂,都難免黍離之悲,齊白石也是他的知音。十余年后梅蘭芳定居上海,倒真成了江南的李龜年。

    相較乃師,從小生長京城的于非闇與梅蘭芳結識更早。梅蘭芳1914年拜陳德霖為師時尚無“赫赫之名”,于非闇就曾去觀禮。他認為梅蘭芳成名的最大原因就是他傳承陳老夫子的《祭江》《彩樓》諸戲“循規蹈矩,絕不妄為增損”。于非闇的戲曲審美偏于傳統保守,和他極早進入劇場、眼福不淺不無關系,畢竟“譚鑫培的戲,我一直看到他最后那出《洪洋洞》‘盜骨’”。也可能是因為他大量寫作戲曲評論時人過不惑,審美趣味趨向定型,此時進劇場“戲既由聽降而為看,而看之道,三新布景,五色電光,空中飛人,臺上跑馬……幾不能待至‘嗚嘟嘟’,而急于一吸新鮮空氣”,“總覺得新人未若故人殊”。

    不過也不絕對,比如對小他一歲的摯友余叔巖,他就十分贊成時人所論“譚鑫培止能言其當然,至叔巖始能言其所以然”。其實于的保守,主要保守在他欣賞的是戲曲本體的唱念做打。他對《洪洋洞》如何由唱病到垂危、氣若游絲、斷而復續最后“唱死楊延昭”頗有心得,對《落馬湖》黃天霸在回船、議事、訪褚、酒樓諸節的做表如何“由驚而恨,而茫無頭緒,而漸見光明”也有自己的要求。

    既知門道,就不會炫目于熱鬧。因此,他的評判有時也十分具有前瞻性。比如1931年的6月下旬,《北平晨報》的頭版好幾日都是碩大的程硯秋演出廣告,幾天后他主持的第五版,就發表了他對于程創排《鴛鴦?!返牟粷M,認為此劇關目冗贅,劇情演進不講情理,“舍曼歌數闕,足以過癮外,殆不足以觀人者觀”。時至今日,《鴛鴦?!飞儆谖枧_上露演,但劇中四平調、二黃、反二黃慢板三段唱,卻因為程硯秋本人唱片的錄制發行、后人的學習模仿而廣為流傳。

    去過畫院看展的朋友們想必對于非闇畫作上那長段的題跋印象頗深,作文他可是老在行。于家在旗,他本人是最后幾科的秀才,鼎革后家道中落,一邊做中小學教員一邊在《晨報》兼職編輯,是二三十年代的京城名記,春明掌故、文人清玩、書畫鑒定無所不談。尤其是主持《北平晨報》副刊“北晨藝圃”的1930年代初期,他的專欄還有“非廠短簡”,和張恨水小說《滿城風雨》連載、“小說考微”的考據,撐起了《北平晨報》第五版的半壁江山,另外半壁廣告居多。

    其時正值李大釗、周作人、顧頡剛等北大師生號召知識分子“到民間去”,教育民眾的同時發掘、整理民間文學,于非闇雖然不曾予其事,但記錄大人君子所不在意的“小文學、小藝術”一直是他所主張的“到民間去”,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對曲藝文本的關注和整理。他在“北晨藝圃”考據《三俠五義》的版本與作者,以多期不厭其煩地刊載、激賞子弟書作家韓小窗的《罵城》與《千金全德》,認為這是“清代文學史上至要之資料”,“昔俞曲園謂小說家言另是一副筆墨,吾則謂俚曲家之筆墨,尚有非小說家所能望者”。1931年年初他所抄錄的“單弦中有所謂《長坂坡》者”,“詞尤古,其描寫深刻而雅,與近日流行者迥別”,慣聽曲藝的朋友一眼就能看出,文本與1934年鼓曲大王劉寶全在蓓開公司所錄《長坂坡》一般無二。也不怪他曾以顏真卿《多寶塔碑》比擬劉寶全唱大鼓,“以氣韻勝”,嘉賞有之。

    以書畫和戲曲曲藝進行“通感”的不止于非闇,王雪濤也是如此。他家住在舊西單長安戲院的附近,觀戲方便。其時觀眾多不類于非闇,于劇目是喜新厭舊,言慧珠排演畫家吳幻蓀編劇的《花濺淚》,就是白居易《琵琶行》的故事,在長安首演三場。王雪濤也曾觀演,評價“頗有畫意,不愧畫家之戲”?!痘R淚》當時上座一般,現戲已不傳,只能通過王雪濤的評點想其風致。

    當時演員多與文人畫家有交游,自己提筆能書能畫者不在少數,除了俞振飛本身出身書香門第外,多是半路出家,勤學好問而成,比如梅蘭芳之于齊白石,荀慧生之于吳昌碩。也排演了不少有現場創作書畫的劇目,比如近期就在梅蘭芳大劇院演出過的《霍小玉》。演出效果能否追摹宗師卻是難以評價,畢竟荀慧生也沒留下什么影像資料。戲以人傳,畫藝也是如此,師古人與求獨創的天平究竟怎么傾斜,對抗還是呼應時代審美,在丹青與在紅氍,或也各有考量。

    關鍵詞: 門人半是知己 顧曲人均行家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