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報資訊】李修文:長安陌上無窮樹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2 19:50:15

    病房里的岳老師和那個七歲的小病號之前互不相識。

    我只知道:他們一個是一所礦山子弟小學的語文老師,但是由于那所小學已經關閉多年,岳老師事實上好多年都沒當老師了;一個是只有七歲的小男孩,從三歲起就生了骨病,自此便在父母的帶領下,踏遍了河山,到處求醫問藥。于他來說,醫院就是學校,而真正的學校,他一天都沒踏足過。

    在病房里,他們首先是病人,其次,他們竟然變作老師和學生。除了在這家醫院,幾年下來,我已經幾度和岳老師在別的醫院相遇,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早已被疾病和疾病帶來的諸多爭吵、傷心、背棄折磨得滿頭白發。


    (資料圖)

    可是,當她將病房當作課堂以后,某種奇異的喜悅降臨了,她那終年蒼白的面容上竟然現出一絲紅暈。

    每一天,只要兩個人一輸完液,一刻也不能等,她馬上就開始給小病號上課。

    雖說從前她只是語文老師,但在這里她卻什么都教,古詩詞、加減乘除、英語單詞……為了教好小病號,她甚至要妹妹帶來一堆書。

    中午,每當病人和陪護者擠滿病房之時,便是岳老師一天之中神采奕奕的時刻——她總是有意無意地提出許多問題來考小病號。

    古詩詞、加減乘除、英語單詞……什么都考。最后,如果小病號能在眾人的贊嘆中結束考試,那簡直就像有一道神賜之光破空而來,照得她通體發亮。但小病號畢竟生性頑劣,只要病情稍好,就在病房里奔來跑去,所以,岳老師的問題他便經常答不上來。

    比如那兩句古詩,上句是“長安陌上無窮樹”,下一句,小病號一連三天都沒背下來。

    這可傷了岳老師的心,她罰他背三百遍。

    很奇怪,無論小病號背多少遍,那句詩就好像在他的身體里打了結,一到考試的時候,死活都背不出來。到最后,連他自己都憤怒了。

    他憤怒地問岳老師:“連醫生都說我活不了幾年了,還背這些干什么?”

    說起來,前前后后,我目睹過岳老師的兩次哭泣,而這兩場淚水其實都是為小病號流的。

    這天中午,小病號憤怒地問完,岳老師借口去打開水,到了走廊,就開始大哭。說是大哭,其實并沒有發出聲音——她用嘴巴緊緊地咬住袖子,一邊走,一邊哭。走到開水房前,她沒有進去,而是靠在潮濕的墻壁上,繼續哭。

    哭泣的結果,不是罷手,反倒要教小病號更多,甚至,跟他在一起的時間也更多。她自己的骨病本就不輕,自此之后,我卻經常見她跛著腳,跟在小病號后面,給他喂飯,讓他喝水,還陪他去院子里,采一朵叫不出名字的花回來。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小病號的病更重了,他的父母已經決定,要轉院去北京。聽到這個消息后的差不多一個星期里,她夜夜難眠。

    深夜,她悄悄離開病房,借著走廊里的微光,坐在長條椅上寫寫畫畫。她跟我說過,她要在小病號離開之前,給他編一本教材。

    這本教材上什么內容都有,有古詩詞,有加減乘除,也有英語單詞。

    這一晚,不知何故,當看見微光映照下的她時,我不由得哽咽了:無論如何,這人世,終究值得一過——蠟燭點亮了,驚恐和更加驚恐的人聚攏了。聚也好散也罷,都只是一副名相,一場開端。

    生為棄兒,對,人人都是棄兒——被開除的是生計的棄兒,離婚的是婚姻的棄兒,終年蟄居病房的是身體的棄兒——同為棄兒,遲早相見,遲早離散。但是,就在聚散之間,背了單詞,再背詩詞,采了花朵,又編教材。這絲絲縷縷的不光是點滴的生趣,更是真真切切的反抗。

    其實,是反抗將我們連接在一起。在貧困里,認真聽窗外的風聲;在孤獨中,干脆自己給自己造一座非要坐穿的牢房;在反抗中,我們變得可笑、無稽甚至令人憎惡。

    這就是人人都無法逃脫的命運。

    但是,有一件事情足以告慰自己:

    你并不是什么東西都沒有剩下,你至少而且必須留下反抗的痕跡。在這世上走過一遭,唯有反抗,才能留下最后的尊嚴。就像此刻,黯淡的燈光反抗著漆黑的后半夜,岳老師又在用寫寫畫畫反抗著所剩不多的時光。她要編一本教材,讓它充當線繩,一頭放在小病號手中,一頭向外伸展,伸展到哪里算哪里。最終,總會有人握住它。

    到了那時候,躲在暗處的人定會現形,隱秘的情感定會顯露,如河水般,涌向手握線頭的人。如果真的到了那時候,疾病、別離、背叛、死亡,不過都是自取其辱。

    夜快要結束的時候,岳老師睡著了。我沒有叫醒她,護士路過時也沒有叫醒她,她遲早會醒來——稍晚一點,會起風,大風撞擊窗戶,她會醒來;再晚一點,骨病會發作,疼痛使她驚叫一聲,再抽搐著醒來。

    醒來即是命運。這命運也包含著突然地離別。

    一大早,小病號的父母就接到北京醫院的消息,要他們趕緊去北京。如此,他們忙碌起來,收拾行李,補交拖欠的醫藥費,再去買火車上要吃的食物,最后才叫醒小病號。

    當小病號醒來時,他還不知道,一個小時之后,他就要離開這家醫院了。

    九點鐘,小病號跟著父母離開了。離開之前,他跟病房里的人一一道別,自然也跟岳老師道別了。

    可是,那本教材,雖說只差一點點就要編完,終究還是沒編完。岳老師將它放在小病號的行李中,然后捏了捏他的臉,跟他揮手。如此,告別便潦草地結束了。

    哪知道,幾分鐘后,有人在樓下呼喊著岳老師的名字。

    一開始,她全然沒有注意,只是呆呆地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語。突然,她跳下病床,跛著腳,狂奔到窗戶前,打開窗子。這樣,全病房的人都聽到小病號在院子里的叫喊聲。

    他扯著嗓子喊出來的竟然是一句詩:“唯有垂楊管別離!”可能怕岳老師沒聽清楚,他便繼續喊,“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喊了一遍,再喊一遍,“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

    離別的時候,小病號終于完整地背誦出了那兩句詩。

    岳老師卻并沒有應答,她正在哭泣——一如既往,她沒有哭出聲來,而是用嘴巴緊緊地咬住袖子。

    除了隱忍的哭聲,病房里只剩下巨大的沉默,沒有人上前勸說她,人們全都陷于沉默之中,聽憑她哭下去。似乎人人都知道,此時此地,哭泣,就是她唯一的垂楊。

    關鍵詞: 李修文長安陌上無窮樹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