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當前要聞:語言的藝術之美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2 21:46:51

    語言的藝術之美


    (資料圖片)

    楊振

    語言的最后,一定是詩

    而詩的最后,一定走向“虛無”

    按照老子所說的宇宙萬物“有無相生”論,藝術的表達概莫如此!

    一,形象語言之美

    通過文字表情達意,境界不在文字本身,借文字繪畫人物就鮮活生動;借文字碰撞文字就有動態;借文字傳遞情緒文字就漸漸起伏起來……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p>

    這大概是最早的形象刻畫描寫,其作者不詳,他是基于何種規律探索,成為形象藝術的開山之祖?真不愧文化之源,至今另后人驚嘆!

    形象藝術是怎樣產生的?如果說勞動創造了美,而形象語言恰恰證明了藝術來源于生活的道理。

    借助一些生活中物象,把文學的情感隱含其中,再通過想象對受眾的感觀產生動能。

    如果世界是相通 的,基于這條理論,文字是不是也能達到它想要傳遞的地方?

    顯然文字的表達功能是有邊界的,但正因此,文字會誕生演變各種表現手法表達方式突破本身局限,最大化的發揮應用功能,直到藝術語言的產生,之形象語言!

    《紅樓夢》林黛玉之描寫:“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p>

    這段看似非是若有還無的描寫,曹雪芹好像什么都說又好像什么都沒說,這是否到了一個恰好——即意境呢?

    罥煙眉,似蹙非蹙;含情目,似喜非喜;作者著力把靜態之美轉為動態之美,使人物呼之欲出!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

    形象語言有意把語言后撤,用世間萬物.象形運墨,著力刻畫客觀對象,豐富內涵,調動受眾感觀能動,使其沉浸多維體驗。

    綜上所述,無論黛玉還是洛神,都是從形象的“有”延伸 至詩化的“無”。形象語言的生動性與傳神性,即是動態到靜的轉化,也是“物”“我”相生的主客呼應。

    此境正如老子所言“返者道之動”,就是事物的極致一定會走向其反面。

    二,敘事語言之美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喜蠶桑,采桑城南隅"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p>

    了了數筆,用極盡白描的筆觸,交代時間、地點、人物,把古漢語簡潔、明快、生動的意韻呈現的淋漓盡致!

    “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人之美與文之美向來以最少的筆墨表現豐富的內涵!

    敘事語言看似平鋪直敘,但有內在邏輯,就其開篇來講,有交待時空背景,有介紹人物來歷,有講述事件前因后果等。敘事語言切記拖沓與臃腫,注重思維架構,點面相間,主次分明,用最簡潔的語言引入主體。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p>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p>

    古代漢語的敘事之美溢于言表,語言的質感仿佛古琴繞耳,神韻之妙是現代漢語無法企及的!

    三,詩歌意象之美

    相對于其他文學體裁,詩歌的技術性要求更高。詩歌用意象說話,這是詩歌語言的基本屬性,關于意象古漢語詩詞中我們學到很多,各位也較為熟知,今天我以現代詩為例,從另一角度為各位分享現代詩意象的用法及閱讀賞析。

    詩,是雪落在大地的聲音,是指尖撫摸花朵的私語......

    無論是古體詩還現代詩抑或是現代文閱讀,找出句中的意象或關鍵詞部分對理解原文十分重要。

    今天我們選一首現代詩與各位一起賞析,不足之處有之,敬請批評。

    佳作賞析

    我喜歡這黃昏

    作者:余秀華

    我喜歡這黃昏

    喜歡空氣里暗啞的香氣

    和若有若無的鐘聲

    從一棵樹里發出來的

    從一只鳥的翅膀里發出來

    我喜歡這藍色的,明亮的憂傷

    這從云朵里緩緩落下來的光

    我喜歡我自己身體里破碎的聲音,和愈合的過程

    ——那些悲喜交替,那些交替的過程里新生的秘密

    甚至,這無望的人生

    也是我愛著的

    因為你在遠方揮動手的樣子

    如同一道命令叫萬物生長

    “黃昏”一如果說民族文化的源頭在漢字,而漢字又如何產生 的呢?人們生產生活中來。那么“昏”字以《說文解字》解釋就與當時的民俗有關。古時婚嫁以黃昏為吉日,不過我想那時是借暮色“搶婚”延生而來?!对娊洝防锞陀羞@樣的詩句“昏以為期,明星煌煌”。也就從古時的生育繁殖,”黃昏“逐漸演變成以愛情有關的活動?!霸律狭灶^,人約黃昏后”。

    時空流轉,日出東海月落西山。晝夜交替春花秋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老病死,宇宙亙古不變的輪回,逐漸在人類形成生命有限的意識。于是,黃昏的到來,給人許多感慨:成熟、衰老、恐懼、無奈、落寞、蕭索、思鄉、惆悵、孤獨等,這些生活中的情緒,為文化發展注入新的元素。

    杜牧:“長是江樓使君伴,黃昏猶待倚欄干”

    孟浩然:“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

    崔顥:“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

    但黃昏也有其本色之美,當薄暮西山時晚霞絢爛多姿,她們掛在樹稍,屋檐,山頭,灑在田野,河流,村莊,甚至披在人的發間,倒給人以親近祥和之感。所以,人們喜歡在黃昏時散步,在黃昏時看書,以期感受大自然帶給人間的詩意。

    回到前文,詩人開頭“我喜歡這黃昏”為整首詩抺上暮色,但其意旨何在?我們會隨著她的文字慢慢讀。

    “喜歡空氣里暗啞的香氣

    和若有若無的鐘聲”

    這黃昏里彌漫的”香氣“,從何而來,作者并未交待,雖略感不足,我們這里估且意指美好的事物,但她前面用了”暗啞“修飾,緊跟下句”和若有若無的鐘聲“。

    ”暗啞“”鐘聲“,一個抽象一個具體,在虛實轉換間,就有了黃昏的注解。

    對著黃昏里一些美好 的事物,欲語又止,它們不說話怎解心中之憂?

    下面我要講的一個意象是”鐘聲“?!睆囊豢脴淅锇l出來的從一只鳥的翅膀里發出來的鐘聲“

    源于西方宗教與民族山林古剎的鐘聲,以低沉、沉郁、空明、悠遠的特質,向世間表達它的清幽、孤寂。晨鐘暮鼓,是警醒的呼喚,更是對靈魂的撫慰。

    鐘聲的“慢”讓紛繁的人間,躁動的心靈一點點沉靜下來。

    “從一棵樹里發出來的

    從一只鳥的翅膀里發出來”

    這兩句敘述性修飾對"鐘聲“意境加以延伸,映射出詩人內心隱忍的孤寂!

    “我喜歡這藍色的,明亮的憂傷

    這從云朵里緩緩落下來的光

    我喜歡我自己身體里破碎的聲音,和愈合的過程

    ——那些悲喜交替,那些交替的過程里新生的秘密

    甚至,這無望的人生

    也是我愛著的”

    ”藍色“深遂而遼闊,不可觸及不可相擁,卻又不忍離舍,心中糾結與煎熬,執著的愛破碎又愈合。

    ”藍色“的 寓意是什么呢?

    ”......你在遠方揮動手的樣子“

    愛情也罷,心念的人也罷,向往也人生也罷,他們是“這從云朵里緩緩落下來的光”

    叫“我”走向無限遼闊......

    詩歌的”敘述“意象

    我們不妨討探一下詩歌的寫作技巧:

    敘述、描寫也是詩歌文本常用的表達方式,但這只是手段,其目的是為抒情服務的。因此,詩歌也可用日??谡Z說話,但這只是鋪墊也必須是鋪墊否則就不是詩歌的語言了。

    以詩為例:

    《我愛你》

    余秀華

    巴巴地活著,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葉輪換著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于潔白過于接近春天

    在干凈的院子里讀你的詩歌

    這人間情事

    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

    而光陰皎潔,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于植物,關于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第一段,以平白的敘述,“巴巴的活著”,巴巴?我們不禁聯想到生活中的俗語“可憐巴巴”,詩人對生活語言的截取獨具匠心,輕拈二字就把生命的周遭:殘疾的身體,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這樣活著的生命狀態以詩意的語言云淡輕風呈現。陽光好的時候,忽然想起半生光陰,無論人生還是身體現狀就像被歲月剝下的陳皮,只留褶皺的空殼。而空殼也罷,不如暫且享受陽光的溫暖的問候。

    第二段,以“所以”關聯詞含蓄過度,將第一段平凡日常,逐漸推進,直至引入個人感情。粗糙 的生活與“我”追求的人生,由自卑形成暗溝!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于潔白過于接近春天 ”

    純潔的愛,像雪飛舞卻不可久留,像夢一樣不忍喚醒。

    第三段,接著幾個敘述描寫,“在干凈的院子里讀你的詩歌”,我們可以把這句話以及前面幾段看成一個整體意象, 它們都在為“人間情事”做鋪墊與烘托,不過心中按捺不住的愛戀,“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 ”一閃而過!這意象用的巧妙,極富靈動性。

    第四段,整首詩的抒情與升華。詩人一反常態,把大眾心中高潔的詩歌折疊,借“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表達內心既不可抗拒又不甘心的強烈矛盾,讀來讓人嘆惋不已!

    身體的殘疾與破敗,“我”不是一株春天里的稻子,而是不合適宜可有可無的稗草。

    在春天,在春天的愛里,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于植物,關于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詩人托物喻情,敘述中靈動的意象,娓娓道來,把濃濃的愛戀通過物象敘述不著痕跡的表現出來!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而光陰皎潔,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愛因為圣潔而洶涌,因為勇敢而刻骨,因為無力而惆悵……

    四,語言的“曲線”之美

    節奏、措落、韻律原是對語言特點的描述,但我想結和其他藝術,比如建筑、人體攝影、繪畫、音樂、舞蹈以及自然界的山川河流、梯田、麥浪、沙丘等來揭示藝術之間的共性!

    建筑曲線

    人體曲線

    沙丘曲線

    曲線有飄逸、起伏、迂回、靈動之神韻,無論其形態還是暗影,總能給人無限遐想 。

    語言曲線之美不僅體現文字層次感更蘊含情節、情緒、情感的波動,這種內外波動就是一種有形、無形的“曲線”。

    語言曲線之美是對比是沖突是懸疑;

    是喃喃細語的小河,是波濤洶涌的大海,是直插云霄的山脈,是撫今昔古的暢想;

    是時空的呼映,是折理的寓意,是主題的升華,是虛實的轉換更是情感勢能!

    李少君因為是《詩刊》現任主編,其詩自然受到廣大讀者的廣泛關注,雖然毀譽參半,但似乎并不影響其默默筆耕。近日有幸讀到其作品,有一首詩引發個人共鳴,現推薦各位交流探討。

    寂 靜

    文/李少君

    這個地方的寂靜是骨子里的

    河中流淌的春水,巷子里的青石板

    籬笆間的藤與草,墻頭跳躍的一只小鳥

    ------一切,都深深地隱含著

    寂靜

    寂靜的,還有院子里那個空空的青花瓷瓶

    等待著一枝梅或者一朵桃花的插入------

    寂靜的,還有孩子敲打門窗的聲音

    ——寂靜,是被敲打出來的

    整首讀下來,詩人并未交代時間.地點,但,”這個地方的寂靜“,給讀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間。

    沿著文字里的臺階,我們猜想大概是詩人去了山野或鄉村,或者更大膽一點,詩人哪里也沒有去,他去了自己的內心世界。

    在世人潛意識里,城市是喧鬧的,鄉村是寂靜的,這些認知一直滲透在民族文化基因里。

    幾千年的農耕文明到工業文明的演變,促使我們的心靈在兩者之間或擺渡或迷失。

    工業社會下的浮躁與焦慮充斥當下人的角角落落,我們被襲卷被裹挾,不能也不敢停下。在得與失中,最想得到的恰恰是之前最想逃離的。

    現代人更需要精神家園,更需要精神的安頓,但,我們離它越來越遠。

    如今,詩人通過詩歌里“那個空空的青花瓷瓶”讓心中之梅來替自己完成暫且的慰藉!

    “這個地方的寂靜是骨子里的”,“骨子里”不可替代不可奪去的。但它被遺忘在

    “河中流淌的春水,巷子里的青石板/籬笆間的藤與草,墻頭跳躍的一只小鳥”里。

    短詩兩節,平面的敘述,意象的疊加,不免讓人想起馬志遠的《天凈沙》,清冷與孤寂,力透紙背。

    越是平靜,內心越是洶涌。寂靜的連“ 孩子的敲打門窗的聲音”都如此美好。

    寂靜的背后,掩埋著被撕扯的陣痛:疲憊的肉身和不甘于庸俗的內心的交織!

    喧鬧,寂靜,靈魂,而詩歌是否足以支撐這遼闊的一生?

    詩人從內心到自然的行走與探尋正是現代人的普遍的生存困境?

    海子的詩以抒情見長,或濃烈或激昂或沉郁……文字中洶涌著抗爭、冰與火、生與死、短暫與永恒、破碎與完整……

    海子的一生是試圖尋找自己或重塑自己的一生,他通過詩歌的砂礫掩埋月亮、太陽、自己以及詩歌本身,然而,他以另一種“黑夜”的行走,抵達他的遠方。

    《祖國或以夢為馬》整首詩氣勢磅礴、如黃河之咆哮似浪潮之涌動。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

    和物質的短暫情人”

    首句以勢不可擋之勢宣誓對“遠方”即理想的堅定信仰,至于世俗、物質從不貪戀。

    接下來詩人就由此展開,關于理想與現實,有為夢想不歸的“烈士”,有蠅營狗茍的“小丑”,有“祖國的語言”有“梁山城寨”運用對比呈現矛盾,強化尋夢的決心!

    “萬人都要將火熄滅,我一人獨將此火高高舉起”!!!

    “火”,火種、溫暖、光明、信念、希望、理想……意象鮮明豐富。

    在社會轉型初期,舊觀念與新思想產生碰撞,交織在一起,“祖國的語言”神圣的詩歌被邊緣,詩人被冷落,而此時新的價值體系尚未確立,人心浮動,但"我一人獨將此火高高舉起”展現一代人的迷茫與激蕩!

    “此火為大,祖國的語言和亂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祖國的語言”點明主旨與結尾遙相呼應,詩人深愛民族的文字,鐘情于千年的詩歌,她像白雪一樣神圣,被橫放供奉。

    詩歌和我與祖國聯系在一起,以太陽的光輝.高貴的靈魂.必勝的信念歌頌偉大的祖國!

    祖國或以夢為馬

    作者|海子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

    和物質的短暫情人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萬人都要將火熄滅,我一人獨將此火高高舉起

    此火為大,開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國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為大,祖國的語言和亂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夢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會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堅硬的條條白雪,橫放在眾神之山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投入此火,這三者是囚禁我的燈盞吐出光輝

    萬人都要從我刀口走過,去建筑祖國的語言

    我甘愿一切從頭開始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也愿將牢底坐穿

    眾神創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帶著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糧食是我珍愛,我將她緊緊抱住

    抱住她在故鄉生兒育女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也愿將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靜的家園

    面對大河我無限慚愧

    我年華虛度,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歲月易逝,一滴不剩,水滴中有一匹馬兒一命歸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國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擁有中國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天馬踢踏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選擇永恒的事業

    我的事業,就是要成為太陽的一生

    他從古至今——“日”——他無比輝煌無比光明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最后我被黃昏的眾神抬入不朽的太陽

    太陽是我的名字

    太陽是我的一生

    太陽的山頂埋葬,詩歌的尸體——千年王國和我

    騎著五千年鳳凰和名字叫“馬”的龍——我必將失敗

    但詩歌本身以太陽必將勝利

    海子,春暖花開賞析

    詩歌語言有它的獨特性,突破語法邏輯以及常態認識就是其一。

    另外詩歌詞語中所呈現的事物,不能單一的理解,它往往是意象的傳達。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是兩層意境轉換,有順承之意。

    大海,可以延伸遼闊的生活、無邊的未來……

    春暖花開,即是對未來美好的期許,更表達對生活無限的憧憬。

    五,語言的張力之美

    把原本物理即外力作用與內力結構相互作用的概念引入語言的解讀,使語境語義更具豐富性、深刻性、矛盾統一性便是語言張力特點。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一代人》

    顧城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首原載于1980年《星星》詩刊的精短小詩,從詩壇引爆,放射出巨大光芒,整個社會為之轟動!

    詩人通過“黑夜”這一通俗意象,隱喻一代人走過的艱難歷程。jihuang.dayuejin.wenge.一代人承受著身心困頓.話語禁固.人性扭曲.希望破滅,個人與家國命運被裹挾的生活,長期內心的壓抑,終于從一首詩找到井噴的出口!

    “給了我黑色的眼睛”,詩人通過語言結構的沖突形成的張力技藝,強烈表達出一代人乃至一個民族穿越黑夜尋找黎明的不屈精神!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1978,1978,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開云霧,陽光照耀祖國大地,也喚醒億萬中國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

    詩人把歷史“黑夜”的沉悶和對未來的憧憬置于宏大的時代背景,讓微言與大義“黑夜”與“光明”形成反差,濃縮的詩意彰顯出詩人非凡的思維架構能力和對時代洪流的命運把握!

    《回 答》

    北島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么到處都是冰凌?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之前,

    宣讀那些被判決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星斗,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詩人開篇就以無法扼制的憤怒控訴失序的社會現狀,無恥與邪惡在社會暢通無阻,良善與德行卻被眾人邊緣。

    詩人以“卑鄙是通行證,高尚是墓志銘”價值對立、常理扭曲的方式,呈現詩意張力,象征而又隱喻的表達出內心積壓的憂憤之情!

    原本可以仰望的天空卻充斥著種種諂媚與贊美,放眼皆是人性的扭曲。

    接下來,詩人以證詞般的陳述,發出一連串深刻的拷問,在不容反駁的質疑以及“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詩人的心靈得以洗滌,最后詩把目光再次投向天空,始終堅信“象形文字”即民族文化頑強的生命力!

    同時也正因為這兩句詩奠定了北島在詩壇的影響力。

    詩意的相悖,整首詩充滿了情感勢能!

    對立,統一,長短,高低,黑白,這些司空見慣的事物把它雕砌加工,語言就成了藝術。

    “我生來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巔俯視平庸的溝壑。我生來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偉人之肩藐視卑微的懦夫!”

    高山,溪流;群峰,溝壑;人杰,草芥;偉人,懦夫,用物象的對立反差形成對抗,使其產生勇敢,豪氣的無窮能量!

    另外,語言的張力也有另一種形式的表達,把詞性轉換,語序,成份顛倒,以達突出強化的效果。

    蔣捷“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周邦彥“風老鶯雛,雨肥梅子”

    紅,綠,老,肥,詩人大膽突破詞性藩籬,重置語序,使其平常鮮活靈動!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p>

    本意是“目欲窮千里”詩人反轉語序,使平緩的語音反觀,把“低洼”倒置,扭曲,“目”,用大詞“千里”修飾,再用“欲窮”動能統攬,雙重疊加,豪放蒼勁之感油然而生!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p>

    歸浣女,即浣女歸;下漁舟,即漁舟下

    但詩人巧妙運字,把“歸”,“下”動詞前置,承接動作,形成連貫。

    笑語,水聲,下舟,隨著文字逐一浮現眼前。

    詩人高超一處在于,“竹喧,浣女,蓮動,下舟”讓人與物極盡關聯,溶為一體!漢語的藝術魅力就是用極簡方式孕育豐富內涵!

    關于語言的張力,最后用一首歌可以完美詮釋:

    孤勇者

    唐恬

    都是勇敢的

    你額頭的傷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錯

    都不必隱藏

    你破舊的玩偶你的面具你的自我

    他們說要帶著光馴服每一頭怪獸

    他們說要縫好你的傷沒有人愛小丑

    為何孤獨不可光榮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頌

    誰說污泥滿身的不算英雄

    愛你孤身走暗巷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

    不肯哭一場

    愛你破爛的衣裳

    卻敢堵命運的槍

    愛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樣

    去嗎 配嗎 這襤褸的披風

    戰嗎 戰啊 以最卑微的夢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他們說要戒了你的狂

    就像擦掉了污垢

    他們說要順臺階而上而代價是低頭

    那就讓我不可乘風

    你一樣驕傲著那種孤勇

    誰說對弈平凡的不算英雄

    愛你孤身走暗巷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

    不肯哭一場

    愛你破爛的衣裳

    卻敢堵命運的槍

    愛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樣

    去嗎 配嗎 這襤褸的披風

    戰嗎 戰啊 以最卑微的夢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你的斑駁與眾不同

    你的沉默震耳欲聾

    You Are The Hero

    愛你孤身走暗巷

    愛你不跪的模樣

    愛你對峙過絕望

    不肯哭一場 (You Are The Hero)

    愛你來自于蠻荒

    一生不借誰的光

    你將造你的城邦

    在廢墟之上

    去嗎 去啊 以最卑微的夢

    戰嗎 戰啊 以最孤高的夢

    致那黑夜中的嗚咽與怒吼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圖片來自網絡)

    【個人簡介】:

    楊振,詩人,漢族,安徽臨泉人。自幼熱愛文學,擅長詩歌與散文創作,作品深受讀者喜愛!文字崇尚質樸、清新,畫面感與感染力……喜歡抒寫生活,感悟人生,閱讀與耹聽文字所帶來的藝術之美!《現代詩歌文化藝術》微刊創始人。

    關鍵詞: 語言的藝術之美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