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環球聚看點】雁北鄉土小說:飛賊唐二命(二十)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3 19:48:30

    三春子登時睜大了眼,瞅著郭掌柜,愣怔了一下,又一扭頭,瞅著唐二命,問了句:“啊哥..哥..哥,行..行..”,唐二命一抬右臂,手背心揉了揉鼻子,一仰頭,“啊嚏、啊嚏、啊嚏”,連打了三個嚏噴,又一抬左臂,手背心橫抹了把眼角的淚兒,一抬頭,瞅著三春子,“嘿嘿”著,說了句:“行嘞”。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三春子一下跳了起來,又跪了下來,倒頭便拜,嘴里磕巴著:“啊大...大..大...哥...”

    郭掌柜“呵呵”了幾聲,說:“三春子,不忙拜,先起來,結義是個大事兒,馬虎不得嘞!咱是禮儀之邦,仁義禮智信,“義”占第二位,不能壞了祖宗規矩嘞,既然你倆有這個心思,俺就給倆做個見證”,說著,一瞅三春子,問了聲:“咱家有活雞沒嘞?”

    三春子一攤手,回了聲:“沒”,接著又搖頭晃腦、手舞足蹈,吼唱了起來:“咿呀...俺們弟兄來結義,要雞何用之有?難不成還要生火、熱灶、熬一鍋雞肉,重擺酒席,再飲幾杯,依小生之見,還是算球了吧!,脫褲子放屁,實乃多此一舉,咿呀...呀....”

    郭掌柜連連擺手,道了一句:“非也、非也!先換金蘭譜,后喝雞血酒,告天、告地,禮才成嘞,禮成,你倆才是過命兄弟嘞。聽過“三國演義”,桃園三結義沒?”。

    三春子眨巴了眼:“啊聽...聽...聽....”,猛一甩頭,罵了句:“他娘的,憋..憋..死..爺..嘞”,又唱了起來:“咿呀...岳飛傳、楊家將、西廂記、大明英烈傳、三國、水滸,小生聽得何止一回,滾瓜爛熟,咿呀....”。

    唐二命“騰”地站了起來,說了句:“俺去去就回”,話音未落,人便竄了出去。

    郭掌柜瞅了唐二命的背影,樂呵著,說了句:“偷雞去嘞”,說著,扭頭,一瞅三春子,說了句:“取筆墨、賬簿來”,三春子跳了地,從榆木桌上,取了筆、墨,又將賬簿撿了起來,一并放到炕桌,揭開了墨盒,瞅了瞅,問了聲:“磨...磨...墨”。

    郭掌柜從賬薄撕下兩張紙,說了句:“磨”,又一瞅三春子,說:“先取把刀子來”。

    郭掌柜將兩張紙用刀子裁的方方正正,放在桌上,手鋪平了,抄起毛筆,蘸了墨水,手腕一轉,便龍飛鳳舞幾個字后,一抬頭,沖磨墨的三春子,說了聲:“把你的生辰八字,唱出來”。三春子撓了撓頭,思忖了一陣,便吼唱了起來:“咿呀...民國九年呀,十二月二十五,半夜那子時呀,俺就出生啦”。

    郭掌柜低頭思忖了一陣,猛地抬頭,瞅了三春子一眼,說了句:“好陰的雁門猴兒”,隨即,又手腕飛轉,寫下了幾個字:“庚申、己丑、丙申、戊子...”,嘴里念叨著:“大惡大敗,幸虧有天月二德、天醫嘞,要不你這猴頭,小命難保嘞”。

    門簾一挑,唐二命提溜著兩只雞走了進來,“呵呵”著,沖三春子說了句:“右衛道上,烤了吃,一人一只嘞”,榆木桌撿了根細麻繩,勒了雞脖,扔在了地上。

    三春子邊磨墨、邊喜笑顏開地應承著:“成...啊成”。

    郭掌柜瞅了瞅唐二命,心內頓時一沉:“這小子,沒給俺估著,眼里沒俺嘞”,“呵呵”著,說了句:“這倒好,俺成了外人嘞,白給你倆忙金蘭譜,忘了老哥嘞”。

    唐二命打了個愣怔,一啪腦袋,嘴一咧,呵呵著,說了句:“這事兒辦的,忘球了郭大哥嘞,俺再抓一只去”,一轉身,便又竄了出去。

    郭掌柜一欠身子,擺著手,緊喊慢喊:“不嘞、不嘞”,人早就沒有了蹤影。

    片刻之間,唐二命捏著一只雞去而復返,呵呵著說:“近十來日,忙別人脖子,乏嘞!腦袋不靈光嘞”,說著,又伸手揉了揉鼻子。

    郭掌柜“呵呵”著,抬手用毛筆指了指唐二命手中的雞,說了句:“咱一會就用它,你的八字嘞?說一下”。

    唐二命一仰頭,眨巴著三角眼思忖了一陣,說了句:“民國六年,端午那天,日頭最毒那陣子”,郭掌柜瞪大了眼,瞅著唐二命,脫口問了句:“沒記錯?”,唐二命“呵呵”著,回了句:“年、月、日沒錯,要錯也是時辰,正午前前后后,俺爹尋人看過,說午時”。

    郭掌柜低頭思忖了一下,抹了一把汗,說了句:“好毒的恒山蛇”,便在另一張紙上,添進了幾個字:“丁巳、丙午、丙申、甲午”,又念叨了幾句:“大惡大敗,二人一樣,都有天醫嘞”,說著,抬起頭,瞅了瞅二人,說:“你倆,上輩子一定是兩口子嘞,相輔相成、一陰一陽,這輩子成哥倆嘞,天造地設,恒山蛇與雁門猴,好似牛頭馬面、黑白雙煞、秦瓊、尉遲恭、一對天殺星”。

    唐二命瞅了眼谷三春,谷三春瞅了瞅唐二命,四目相對,異口同聲,說了句:“聽球不懂”,說也奇怪,這次谷三春說的利利索索,一點也沒磕巴。

    郭掌柜“呵呵”幾聲,一欠屁股,順手抄了旱煙鍋子,下了炕,從煙袋邊捻著小蘭花,邊用腦袋攘開了棉簾子,朝外瞅了瞅,說了句:“下弦月,也亮堂嘞!冷嘞,擱屋弄吧”,轉過身子,歪頭、嘴叼著煙鍋子,沖素油燈兒對了火,深吸了幾口,吐著煙兒,瞅著谷三春,說:“愣啥嘞?黃豆、玉茭子、小米,各挖一碗,擺上,各插三柱香”,說著,抬手,煙鍋頭子點了點炕桌。又一瞅唐二命,說:“收拾收拾、抹了雞脖,手腳輕些,不敢抹斷了”,說完,嘴叼著煙鍋子,跨著炕沿上,將山藥蛋、大蔥,銀元一股腦兒抹了下來,一手揪著衣大襟收了,立起身子,又倒在了榆木桌上。

    三人一陣忙亂,摸凈了炕桌,擺了插了香火的“五谷”,酒碗里滴了雞血,郭掌柜站在左首、又吩咐二人整了整衣,那兩張紙上,摁了雞血手印,互相換了,便高喊了一聲:“吉時已到,金蘭譜已換,跪,三叩首”。

    唐二命、谷三春,“噗通”一聲,沖炕桌、跪倒在地,“砰、砰、砰”,著實磕了三個響頭...

    郭掌柜又吼了聲:“起,端酒碗,跟俺念叨著”,又一瞅谷三春,說了句:“你不出聲,心里念叨就行嘞”,谷三春點了點頭,應了聲:“啊好...啊好...啊...好嘞”?!岸送?,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俺唐二命、俺谷三春,今義結金蘭,此后福禍同塵,吉兇共對,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明鑒之,若違此言,天誅地滅,萬劫不復”。

    唐二命、谷三春,雙手平端著酒碗,梗著脖子,一個扯著嗓子如公雞打鳴般難聽、一個憋脹的滿臉通紅,青筋凸顯,念叨完了,又按著郭掌柜的吩咐,撩了些酒祀了天、地,二人轉身,面對面、酒碗一碰,仰脖,一口干了下去。

    谷三春學著戲里,一掄胳膊,便要將酒碗摔個稀碎,被郭掌柜攔擋了下來,說:“咱家底不富余,省一個算一個,一角一角上萬了,一顆一顆上石(dan)了”, 谷三春這才作罷,磕巴著,說了句:“啊摳...啊摳...啊...摳死嘞”。

    郭掌柜“嘿嘿”地干笑了幾聲,瞅著谷三春,說:“長幼有序,還不給你家哥磕頭?”

    谷三春又“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連磕了三個響頭,磕巴著:“啊三...啊三...啊三春,啊見..啊見...”

    唐二命急伸雙手,將谷三春拉撫了起來,“嘿嘿”著:“三兒,往后誰敢欺負咱,哥活剮了他”。

    谷三春磕巴著,回了句:“一...啊一...啊...一樣”。

    唐二命一伸手,從懷里拽出了‘鏡面匣子’,說了句:“三兒,俺不趁手,給你嘞”,谷三春接了過來,搓摸著,瞅了瞅,又塞還給了唐二命,說:“哥...俺...俺...”

    郭掌柜瞅著二人,“呵呵”著,嘆了一句:“兄恭弟謙,屠狗之徒,販豬之輩,往往率真嘞”,說著,上了炕,盤腿坐下,炕角旮旯摸了旱煙鍋子,吧嗒了起來,瞅著連環的煙圈兒,又嘆了句:“古有桃園留大名,今逢茅洞結高義,但愿這一對兒灰貨也留些坊間、茶余飯后的美談嘞”,又瞅了瞅谷三春,一句話仍沒憋了出來,便說:“憋不出,唱嘞”。

    谷三春這才又吼唱了起來:“哥呀,俺也不喜見,使他娘不慣,榆木小弩弩,一箭一個穿,咿呀...”,唱著,從懷里摸了出來,抬手,又是“嗖”的一聲,一只蛾子被釘在了墻上。

    唐二命“呵呵”幾聲,將‘鏡面匣子’揣進了懷里,拉扯著谷三春上了炕,緊挨著、盤腿坐下,說了句:“臭味相投嘞,他娘的”。

    郭掌柜瞅著二人親昵的眼神,又一想二人的生辰八字,一個極陰、一個極陽,皆大惡之身,卻都有天醫護命,如今這恒山蛇、雁門猴在自個兒撮合下結為手足,取長補短,互補互輔,堪為“完人”,心中暗道:“這趟生意做虧嘞,蛇沒弄來,瞅這架勢,還得貼個猴子,偷雞不成蝕把米”,又一想:“反正都是為了打鬼子,在那也一樣,強扭的瓜蛋子不甜嘞,聽天由命,順其自然也好”,無意一暼,瞅見了地上的三只雞,又抬臉兒、瞅著谷三春,說:“人如愿嘞,雞嘞,不能連雞毛烤了吃”。

    谷三春眨巴了下眼,應了聲:“俺...俺...俺做翻去”,一抬屁股,伸手拍了下唐二命肩頭,說了句:“哥...哥...坐著”,便跳下了地,提了雞子,一掀棉簾子,跑了出去。

    郭掌柜瞅著唐二命,吐了一口煙,緩緩說道:“龍王廟左、沙棗樹院,偷得吧?齊老婆子攏共五只雞,一下沒了三只,要了老命嘞”。

    唐二命愣怔了一下,抬手揉了揉鼻子,“撲哧”一聲笑了,“嘿嘿”著,說:“郭大哥是神仙嘞”。

    郭掌柜“呵呵”著,回了句:“啥神仙嘞,村里就一只白公雞,齊老婆子當寶嘞!留著誰家死下人,當引魂雞嘞,最少一塊現大洋”,煙鍋子一點唐二命,又說道:“你的連打三天嚏噴,那齊老婆子是有名‘臟嘴兒’”,說著,一欠屁股,沖炕沿兒磕了磕煙灰,又摁了一鍋,腮幫子一癟,吸了一口,接著又說:“今年種豆時分,齊老婆子也丟了雞,站屋頂沒明沒黑兒、不住下的罵,難聽話都出來了,斷子絕孫呀,生娃沒屁眼呀,養個閨女是石女呀,楞把閑漢孫老棍罵得頂嗆不住嘞,三天后,下殺虎口買了兩只雞,背了根柳樹枝丫,上門負荊請罪嘞,你呀...”,又一抬手,煙鍋子點了幾下唐二命。

    唐二命“嘿嘿”著,搓了搓手,說:“俺在雞窩窩口,丟下一塊大洋嘞”。

    郭掌柜愣怔了下,登時豎起了大拇指,瞅著唐二命,說了句:“講究,窮人不易,你恒山蛇更不易”。

    “咕...咕...鳴”,隱隱傳來了一聲雞叫,郭掌柜長吁了一口氣,說了聲:“該起身嘞,上右衛,瞅大妹子去”,便一挪屁股,下了炕。

    張夢章(龍山大先生) 中華詩詞學會會員 中國散文學會會員 山西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 大同作家協會會員 大同周易研究協會常務理事

    關鍵詞: 雁北鄉土小說飛賊唐二命(二十)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