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天天熱頭條丨鑒賞|清代《畫草蟲》:一位少年筆下的雅潔蝶影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4 09:04:42

    近日,“草蟲捉迷藏”特展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對外展出,展覽以歷代草蟲畫為主體,希望觀眾能找出畫家捕捉到的這些小小生物,認識它們真實的身份,并了解與草蟲有關的故事與背后潛藏的意涵。

    清代畫家朱汝琳《畫草蟲》是此次特展的畫作之一,畫卷對草蟲忠實的再現,讓這件作品成為十八世紀初的一份珍貴的生物記錄?!杜炫刃侣劇す糯囆g》(www.thepaper.cn)特整理并介紹畫幅中草蟲的創作原型及相關蝶影,以饗讀者。

    朱汝琳(約1696—1762以后)在康熙五十年(1711)畫這件手卷時,只是十幾歲的青少年。不過他的筆力細健,色彩雅潔,描繪了蝴蝶、蜜蜂、天牛、蚱蜢、螳螂、螞蟻等等,最有趣的是還有一只蟑螂。這件作品留白處,原本是要給友朋針對這些昆蟲分別題詩,可惜后來作品進獻宮中,只留下乾隆題寫的一首詩。


    (相關資料圖)

    朱汝琳是觀察實體后描繪這些草蟲的。如卷末淺碧綠色的“長尾水青蛾”,前翅邊緣的粉紅色,或是綠色翅膀上眼型紋飾出現的黑、白、紅弧形線條,都切中長尾水青蛾的特征,令人感受到他對這些微小生命的好奇與喜愛。這個畫卷對草蟲忠實的再現,讓這件作品成為十八世紀初的一份珍貴的生物記錄。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古代文人所繪的鱗翅目昆蟲多數為蝴蝶,但朱汝琳所繪的這兩只,由特征判斷較像蛾類,且從體型及其翅脈推測可能為裳蛾科。裳蛾科為鱗翅目中種類最多的類群,體型變化大,展翅寬從超過十厘米到小于一厘米的種類都有。體色也相當多變化,從低調的大地色系一直到鮮艷的橘紅色都可見到。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波斑毒蛾

    燈蛾

    此圖可能為裳蛾科中毒蛾或燈蛾亞科的物種。有許多物種成蟲在裳蛾科中演化出白色的胸及翅,腹部密布紅色毛絨等形態特性,在毒蛾亞科中更有許多物種帶有令人刺激、發癢的毒毛,這些醒目的體色通常具有警示天敵的功能,防止天敵將其當作食物吃下。有些雌蟲會有翅退化或消失現象,移動能力差,剛羽化雄蛾便已準備與其交配產卵。雌蟲腹部十分碩大,能一次產下數量龐大的卵,幼蟲常具有許多固定排列的長毛,如果碰到也可能引起紅疹。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柑橘鳳蝶

    柑橘鳳蝶

    朱汝琳所繪這三只鱗翅目相當靠近,甚至互相重疊,但應不具特別生態意義!右上方體型較深的蝴蝶,不論是翅形、翅脈、尾突及斑紋等特征,都與現生的柑橘鳳蝶接近;左上方覆蓋鳳蝶的則是一只蛺蝶,翅脈符合蛺蝶科特征且觸角呈現細長筆直的棒狀,在后翅具有小突起,而前后翅各一對眼紋,前翅眼紋深且較小,后翅眼紋偏粉色且大,前翅基部有一對對稱的云紋狀斑,判斷應為蛺蝶科眼蛺蝶屬的蝴蝶;至于左下方的小蝴蝶,依體型與背面色澤,或許是小灰蝶,但卻是很藝術的呈現而難以科學判斷,且觸角為蛾類的絲狀,因此也可能所繪者為蛾類!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綠色的復眼、紅色合胸以及腹部等特征,研判可能為蜻蛉目的紅腹細蟌。紅腹細蟌分布在日本、中國等地。在中國臺灣,紅腹細蟌普遍棲息于平地至海拔一千公尺以下的池塘、溝渠或水田等靜水域。成蟲整年可見,算是相當常見之種類,有機會到這類棲地時不妨注意一下它們的倩影。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金星尺蛾

    此圖不論從觸角或斑紋特征都會推斷為蛾類,且很可能為尺蛾科金星尺蛾屬。屬于中小型蛾類,身體黃色,背部有些黑色小色塊,以乳白色為底的翅上,搭配有黑褐色和黃色的色塊,配上小斑點綴其中,大多數種類其前翅臀角區具有大塊的黃褐色斑點,與畫中所繪相符。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較短的棒狀觸角,有黑色斑紋排列的前翅,以及在后翅亞外緣至后緣具有紅斑及粗黑斑等,可判斷此蝴蝶應為絲帶鳳蝶雄蟲。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畫中蜂類胸部黑色具有黃色絨毛,以及腹部黃黑相間等特征,推斷應為膜翅目蜜蜂科蜜蜂屬 (Apis)的蜜蜂。而此畫作的蜜蜂物種存在兩種可能性,其一為東方蜂 (A. cerana),其二為西方蜂 (A. mellifera),兩種蜜蜂之間差異在于后翅其中一個翅脈的有無,由于畫作中的翅脈并非實際的樣貌,因此無法再做更進一步的鑒定。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老豹蛺蝶

    畫中左側的蝴蝶,不論從觸角、翅型或斑紋,均符合蛺蝶科豹蛺蝶群的特征。但右側的鱗翅目昆蟲,觸角特征是蝴蝶的棒狀,翅型與斑紋等特性卻極像蛾類。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這兩只蜂腹部都明顯具有一細長管狀構造,此構造為膜翅目細腰蜂科 (Sphecidae) 的主要特征之一。細腰蜂為獨居性蜂類,具有啣泥筑巢的習性,野外常見其用泥巴搭建的葫蘆狀蜂巢,雖然習性與泥胡蜂十分相似,但實際上細腰蜂隸屬于蜜蜂總科 (Apoidea),因此并不能將其稱之為胡蜂。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所繪不論是翅脈、斑紋、基本身體形態都與現生玉帶鳳蝶相近,且應為雌性。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黃尖襟粉蝶雌蝶

    鉤粉蝶

    此圖所繪接近粉蝶科昆蟲,左圖是黃尖襟粉蝶雌蝶,右圖翅形接近鉤粉蝶。粉蝶科為常見的小型蝴蝶,翅膀顏色多以白色和粉色系為主。多數種類飛行狀態輕盈纖弱,速度并不快。??梢娪诓莸?、花園和菜園中,部分種類為重要農業害蟲,像是紋白蝶 (Pieris rapae) 取食十字花科的農作物。

    由畫中蜻蜓雙翅的姿勢與展開角度,我們可以判定作者作畫時觀察的是一只正處于休息狀態(停棲中)的蜻蜓。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觸角與斑紋等特性,此圖所繪狀似蛺蝶科昆蟲,唯難以與現生物種做明確的比對判斷,似乎是作者依憑所見特征印象,組合成美麗的蝶影。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圖中所繪蝴蝶有著明顯的棒狀觸角,從翅的色澤與斑紋,加上圓斑等特性,推斷應為蛺蝶科眼蝶亞科的昆蟲。

    畫作中的蜻蜓仿佛如彩繪圖鑒般呈現,對于蜻蜓頭、胸、腹與六足的描繪極其詳實,唯翅膀的描繪雖然畫出翅痣,但翅脈的細節仍過于簡略,這點甚是可惜。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的蜂體色為黑色,面部有黃色的色斑,腹部黑黃相間呈紡錘狀,后足脛節并無膨大,可推測其為膜翅目胡蜂科蜾蠃亞科 (Eumeninae)。蜾蠃亞科為獨居性蜂類,依據其筑巢特性主要可分為:使用天然孔洞筑巢的借坑性蜂類,如黃緣蜾蠃 (Anterhynchium flavomarginatum),以及使用泥巴搭建巢室的泥壺蜂類,如虎斑泥胡蜂 (Phimenes flavopictus formosanus)。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中的三只蝴蝶,從翅型、尾突、翅脈與色澤等特征判斷,推測左上為鳳蝶,右中者為粉蝶,下方則應為蛺蝶。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翅型、翅脈、色澤與斑紋等特征判斷,上方蝶花紋與紋黃蝶白色型相符,下方為蛺蝶。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這只蜂的體色主要為黑色,腹部具有藍色條帶,后足脛節膨大,復眼略帶綠色,依據上述特征及體態,推測可能是在描繪膜翅目蜜蜂科條蜂族 (Anthophorini)的蜂類。條蜂族雖為獨居性,但常與同類聚集筑巢,另外還有一點有趣的是,它在休息的時候會利用大顎咬住枝條像旗子一樣懸在半空中。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臺灣巨斧螳

    根據觸角長度,前足,前胸背板及前翅的外觀,可以判斷這只螳螂可能是中華斧螳 (Hierodula chinensis) 的雄成蟲。中華斧螳是中國東南部及中南半島常見的螳螂之一,帶腰身的前胸背板,橘紅色的前胸腹板,以及前足基節內側具淺黃色小棘為本種的主要特征。近年因為國際貿易隨著貨物、農產品而成為韓國、日本的入侵物種,在中國臺灣地區并無本種的原生或入侵紀錄。外觀上較為相近的物種為臺灣巨斧螳 (Titanodula formosana),廣泛分布于中國大陸及臺灣地區的中低海拔山區、越南等地。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美洲蟑螂

    由細長的絲狀觸角,發達的前胸背板,疊合的革質翅及多刺的足,可以得知此昆蟲為蜚蠊,也就是我們熟知的蟑螂;再根據革質翅無白色縱帶的特征,鑒定為美洲蟑螂 (Periplaneta americana),為臺灣地區居家常見蟑螂之一。喜歡溫暖、潮濕、陰暗的環境,負趨光性,因此較常在夜晚遇見它們。若想減少蟑螂出現在家中的機會,保持環境整潔、干燥,并妥善儲存食物,是減少蟑螂出現的最佳方法。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呈現蝴蝶翅膀合起的停棲狀態,但頭部的曲管式口器仍未完全收回,推測可能描繪的是停棲于花朵上的蝴蝶,正吸完花蜜收起口器。

    玉帶鳳蝶(雄)

    由形態特征判斷應為玉帶鳳蝶的雄蝶。玉帶鳳蝶幼蟲以蕓香科植物為食,成蟲好訪花、吸水,也常發現在都會區的蕓香科植栽上,是社區與校園常見的蝴蝶之一。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依據畫中蜂的腹部有一細長管狀構造,推測應為膜翅目細腰蜂科 (Sphecidae) 蜂類。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由觸角判斷此圖所繪應為鱗翅目蝴蝶,但種類無法明確判別。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中型金珠

    此蜘蛛其輪廓及身體斑紋酷似中型金蛛雌性個體。此類蜘蛛為日行性,主要分布在灌叢或樹林,鮮艷的體色可吸引昆蟲前來而增加其捕食效率,它們有時也會在網上以白色的絲織出X型的圖案稱為隱帶作為吸引昆蟲之用。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的蜂體色以黑色為底,腹部兩側及胸部具有白斑,此外胸部背板的小盾片 (scutellum) 具有兩個凸起,因此可推測其描繪對象為膜翅目蜜蜂科琉璃紋花蜂屬 (Thyreus)。琉璃紋花蜂為獨居性蜂類,特別的是其又為盜寄生 (Kleptoparasitism) 蜂類,即利用別人的資源來養育后代,類似的例子最為人知的就是布谷鳥會將蛋偷產在別種鳥巢中的寄生行為。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根據翅上的花紋及前胸的外形,推測圖中的蝗蟲可能是斑翅蝗亞科的東亞飛蝗 (Locusta migratoria),為中國東部常見農田昆蟲之一,主要取食禾本科作物如:稻、麥、甘蔗、高粱等。飛蝗的分布相當廣泛,在整個東亞地區都有分布。臺灣地區以前飛蝗也是常見的農田昆蟲之一,近年因為產業結構及環境改變,飛蝗已經非常少見,只有在少數的甘蔗田及牧草田有零星分布。需要注意的是,現實中的東亞飛蝗觸角通常較短,略為頭和前胸背板之長,不會像畫作中一樣將近或甚至超過半個身體長。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絲帶鳳蝶雄

    絲帶鳳蝶雄

    后翅尾突如此長者只有絲帶鳳蝶,但畫中蝶前翅似雄蝶,后翅似雌蝶。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長尾炮步甲蟲 (Pheropsophus occipitalis) 分布于東亞地區,古畫內所繪特征與目前野外個體形態非常相似,也呈現出快速爬行前往獵捕右下角昆蟲的取食行為。它們通常白天隱匿土表枯落葉下,夜間出來覓食。

    黃尾放屁蟲

    炮步甲蟲如其名,是備有自走炮的步行蟲,可不同角度噴射毒氣,驅敵、獵殺、取食;它的體內有一對臀腺,相當于化學兵工廠,可以產生有毒的苯醌、氫氣及氧氣,以近100℃的高溫發火噴射用以捕食或驅敵。那步行蟲為什么不會漏氣先毒死自己呢?那是因為它的臀線管壁有3-6mm 厚度如橡膠材質般的“彈性蛋白(Resilin)”。不僅保障不漏氣,也提供強力結構,讓它得以不同角度、長距離的連續攻擊而不自損。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從水滴狀頭部與修長的翅膀,可以判斷圖中的原型是劍角蝗 (Acrida sp.)。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圖中蝶可能系以青眼蛺蝶為原型創作出來的。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青眼蛺蝶

    由畫作中豆娘的姿勢判定,作者作畫時觀察的是一只停棲中的豆娘。蜻蜓與豆娘除了體態、眼部構造的差異外,停棲行為的差異也是區辨方法之一。一般蜻蜓停棲時會像此畫作中的紅蜻蜓展開雙翅,而豆娘停棲時則會雙翅并攏如同畫面中這只個體一般。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紅灰蝶

    此圖花紋與中國大陸鄉間常見的紅灰蝶一致,其幼蟲取食各種蓼科植物葉片。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上的長尾水青蛾看起來像是短尾的大水青蛾(Actias artemis),屬于天蠶蛾科 (Saturniidae) 長尾水青蛾屬 (Actias),主要分布于日本、韓國、中國、印度與馬來西亞,在中國應為常見物種,難怪文人會將此夜行性的美麗大型蛾入畫。一般來說,雄蛾的飛行能力強、后翅較長且有些呈卷曲狀。長尾后翅被認為可戲弄蝙蝠聲吶偵測、攻擊不重要的長尾而降低被捕食的風險。大水青蛾的雄蛾有較長的后翅尾突,雌蟲尾突則較短;雌蛾腹部肥胖,移動能力不佳,雄蛾會循著性費洛蒙味道找到雌蛾進行交配,交配行為通常發生在午夜。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作中這兩只比鄰的蜻蜓個體,因為外形近似,僅有體色上的差異,推測作者是在描繪同一種蜻蜓的雌、雄個體。在蜻蜓與豆娘中,有不少物種的雄性與雌性擁有不同的體色,形成男女有別的花紋樣貌。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蝶疑為粉蝶科或蛺蝶科。因其與粉蝶科翅形相近,顏色偏白,前翅頂角帶黑紋,具六足;然翅脈中室未封閉,又類似蛺蝶科。原型可能是幼蟲取食十字花科植物黑紋粉蝶或幼蟲取食樸樹的紅斑脈蛺蝶,后者的大陸亞種白化,僅前翅留有暗影,與圖中蝶略為相似。

    清 朱汝琳 《畫草蟲》(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玉帶鳳蝶雌-金門紅斑型

    玉帶鳳蝶雌蝶紅斑型。

    附:清 朱汝琳 《畫草蟲》全卷

    (建議橫屏賞析)

    (本文據臺北故宮博物院官網資料及相關昆蟲文獻等整理。)

    關鍵詞: 鑒賞|清代畫草蟲一位少年筆下的雅潔蝶影 臺北故宮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