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 熱點!鴛鴦是行走的噩運,驚散司棋幽會,斷言鳳姐死因,又看見迎春死期

    來源: 騰訊網 2022-07-24 08:45:41

    趣侃紅樓454:離散乍現,孫紹祖提親賈府,福禍難料,王熙鳳私藏佛手

    且說鴛鴦安慰完跑了情人的司棋,轉過去看望不精神的王熙鳳。結果平兒卻說鳳姐才吃了飯睡下,讓她多等一會。于是二人來東邊屋里說話。

    鴛鴦不可避免問起鳳姐的病,平兒卻口出駭人之語,說王熙鳳的病是個大癥候,“下紅”不止看著并不好。


    (資料圖片)

    平兒是王熙鳳心腹,卻總是將家里的事往外說,之前對襲人說放高利貸,對薛寶釵說賈璉被賈赦打,又對鴛鴦說王熙鳳的“下紅之癥”,都是鳳姐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不提平兒背后“舌頭”對王熙鳳的影響,鴛鴦聽說后卻嚇了一跳,直言這不是“血山崩”么?平兒便說她“怎么咒人”呢。

    血山崩是指女性婦科大出血,往往由下紅之癥嚴重引發。

    鴛鴦姐姐就是血山崩(血崩之癥)而死。她聽說鳳姐的情況與姐姐一樣,不禁脫口而出。

    鴛鴦一向出口成讖,她說王熙鳳是“血山崩”,注定日后鳳姐就會死于血崩之癥。

    《紅樓夢》從第七十回開始內容急轉直下,不斷鋪墊女兒離散和賈家的抄家結局。

    第七十回借《桃花行》《柳絮詞》和放風箏預示女兒的姻緣將至,最終離散。

    第七十一回借賈母壽慶,以北靜王和南安太妃的到場,鋪墊賈家之抄家。尤其江南甄家送給賈母的“滿床笏”屏風和粵海將軍鄔家送的玻璃炕屏,就預示賈家未來的敗亡結局。

    而王熙鳳因為尤氏引起的大觀園關門之事被邢夫人針對,則是她日后眾叛親離,慘被休妻的結局預演。

    隨后鴛鴦撞破司棋和表兄弟潘又安的私情,潘又安逃跑,二人情緣注定無果,預示寶黛愛情的終局。

    注:《一捧雪》伏賈家之敗。莫懷古逃跑,留下小妾雪艷,嫁給小人湯勤于洞房之夜殺手湯勤后自盡。是日后賈寶玉和林黛玉伏筆。

    賈寶玉肯定出走才有“甄寶玉送玉”情節,此時林黛玉為了賈寶玉不得已犧牲自己與賈探春二女遠嫁,離家而去。也與潘又安和司棋命運多有契合。不多贅述。

    平兒與鴛鴦的談話,由下紅之癥將前文流產的伏筆,牽扯上王熙鳳最終之死為血崩之癥的結果??芍^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至此,所有情節的節奏都在加快,突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迫感。

    而第一件實質性的事故,又在鴛鴦探訪王熙鳳時發生了。鴛鴦可謂厄運毒體,走到哪里哪里有悲劇伏筆。

    (第七十二回)二人正說著,只見小丫頭進來向平兒道:“方才朱大娘又來了。我們回了他奶奶才歇午覺,他往太太上頭去了?!逼絻郝犃它c頭。鴛鴦問:“那一個朱大娘?”平兒道:“就是官媒婆那朱嫂子。因有什么孫大人家來和咱們求親,所以他這兩日天天弄個帖子來賴死賴活?!?/p>

    之前一直再說第七十回林黛玉的《桃花行》,史湘云的柳絮詞,眾人放風箏是影射各自婚姻離散,到南安太妃相看姑娘們時還云遮霧繞為伏筆,這回官媒婆朱嫂子幾次三番來賈家找王熙鳳,就應在了賈迎春的姻緣上。

    官媒亦稱“官媒婆”。是古代拿著官府批準的合法手續,從事做媒為業的婦女,亦從事販賣婦女等活動。

    做媒稱媒婆,賣人稱“牙婆”。朱嫂子就是合法的“官媒”,與《水滸傳》中的王婆只是兼職不同。

    古代講究“三媒六聘”,三媒指的是:男方聘請的媒人,女方聘請的媒人,給雙方牽線搭橋聘請的媒人。

    比如薛姨媽想要邢岫煙嫁給薛蝌,便求賈母做媒。賈母是婆家請的媒人。賈母又吩咐尤氏張羅,是雙方牽線搭橋的媒人。由于邢岫煙又是邢夫人的侄女,賈家一力承擔,女方的媒人就找個合適的人為名就可以,甚至有賈母、尤氏婆媳做主就夠了。

    如今朱嫂子是孫家請的官媒婆,來替男方求親,她拿錢辦事,當然跑的勤快。

    王熙鳳既是榮國府管家,又是迎春的嫂子,正好管這件事。只是鳳姐對迎春這小姑子并不以為然,也就不愛管,自有婆婆邢夫人做主。

    平兒說她“賴死賴活”也是官媒婆的特性,臉皮不厚也做不了這個。關鍵一般人也不愛得罪她們,以后都有求到不說,這些人嘴不好、人脈廣,得罪了“惡心”。王熙鳳沒辦法只有不見。

    官媒婆的出現,注定迎春未來的悲劇姻緣。大觀園里第一個姑娘出嫁終于拉開序幕。暫且放下不提。

    這里鴛鴦還沒走,小丫頭又喊“二爺回來了”。

    古代沒有通訊設備,傳遞信息全靠喊。門口二門上的往里傳,里邊門口小丫頭再傳,都是用喊的。明著是招呼,也是傳聲。

    賈家這種大戶人家,即便是賈璉回自己家里,也要喊一聲讓屋里人知道。

    一來好知道誰回來了,讓家里人有個準備。

    二來不至于有一些不合適的舉動被看見。

    三來家里有客人也要注意,讓客人知道。

    不過一般來說,主人回來家里有客人,門上都會告訴一聲,也讓回來的人知道,都是那時候的規矩。像賈珍去了賈璉外室,鮑二媳婦就提前告訴他了。

    賈璉這次回來比較著急,進門就喊平兒,平兒沒等出去他已經到門口了。

    看見鴛鴦在房中坐著,賈璉便“煞住腳”,注意這個動作。鴛鴦是賈母的大丫頭,賈璉既要尊重守禮也是男女有別。他停下腳步再說話,是規矩。

    他說“鴛鴦姐姐今兒貴腳踏賤地”是恭維鴛鴦貴人駕臨蓬蓽生輝,就是一句客套話,也是“一向少見”套近乎。畢竟之前他老爹賈赦要討鴛鴦作妾,鬧得不歡而散。賈璉如今有求于鴛鴦,這句話是個伏筆。

    至于賈璉叫“鴛鴦姐姐”,并不是鴛鴦年紀比他大,而是因為鴛鴦是伺候賈母的大丫頭,他作為孫子輩就要尊稱長輩跟前的大丫頭為姐姐,不以年紀論。

    “鴛鴦只坐著”并沒有起來,這里很有意思。

    首先,鴛鴦伺候賈母,與賈璉等人平輩。按說起碼也得尊稱一聲爺,按禮站起來行個禮是應該。

    但鴛鴦伺候的是老祖宗,勞苦功高,她不起來誰也說不出什么。這就是拿“功勞”壓人。

    其次,鴛鴦對賈赦討她作妾耿耿于懷,之前就在賈母跟前對邢夫人下舌,見了賈璉不給好臉也是態度的延續。盡管她對賈璉似乎有點別的意思。

    賈璉并不在意這些細節。他正有求于鴛鴦,便說:“姐姐一年到頭辛苦伏侍老太太,我還沒看你去,那里還敢勞動來看我們。正是巧得很,我才要找姐姐去。因為穿著這袍子熱,先來換了夾袍子再過去找姐姐,不想天可憐,省我走這一趟,姐姐先在這里等我了?!?/strong>

    賈璉就是會說話的,并不一味套近乎。此時他與鴛鴦沒什么親近可套,說多了互相尷尬,不如直接一點。

    他開門見山就說有事要去找鴛鴦,成功吸引了鴛鴦的注意。

    果然鴛鴦就主動問他什么事?此時他反而不著急了。放下心中最想說的,卻提起來一件小事。而就是這件小事,對王熙鳳來說至關重要。

    (第七十二回)賈璉未語先笑道:“因有一件事,我竟忘了,只怕姐姐還記得。上年老太太生日,曾有一個外路和尚來孝敬一個油凍的佛手,因老太太愛,就即刻拿過來擺著了。因前日老太太生日,我看古董帳上還有這一筆,卻不知此時這件東西著落何方。古董房里的人也回過我兩次,等我問準了好注上一筆。所以我問姐姐,如今還是老太太擺著呢,還是交到誰手里去了呢?”

    就是這件臘油凍佛手,結合鴛鴦的血山崩的讖語,預言了王熙鳳最終結局的悲劇。那么,臘油凍佛手對王熙鳳來說意味著什么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趣侃紅樓》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將為您持續更新!以上觀點根據《紅樓夢》80回前故事線索整理、推論。

    文|君箋雅侃紅樓 插圖 |清代畫家孫溫《繪全本紅樓夢》

    關鍵詞: 鴛鴦是行走的噩運 驚散司棋幽會 斷言鳳姐死因 又看見迎春

    你可能會喜歡:

    国产成人综合色视频,女生叫男生?自己蝴蝶,中国老女人内谢69XXXX视频
  • <bdo id="y6wa2"><noscript id="y6wa2"></noscript></bdo>
  •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
    <bdo id="y6wa2"><center id="y6wa2"></center></bdo>